西城秀樹與沈佳宜。徐詠璇,信報

20180619_1_meitu_320180619_2_meitu_1

西城秀樹離世,叫大家驚覺一個世紀飛逝。殿堂級的長髮墨鏡皮褸皮褲鋼頭盔,不羈俊朗魅力四射。新御三家人氣偶像,當年是西城秀樹、鄉裕美和野口五郎。

今天二十五歲少女一臉迷惘:誰是西城秀樹?

如果說梅艷芳曾是西城秀樹的香港歌迷會副會長,二人曾傳出緋聞,總之一直相認為兄妹,Young Man(YMCA)紅極一時……可以吧?

不。每一個年代有一個年代的印記,小妮子沒經歷過笑過哭過狂叫過,也就永遠是不一樣。

所以羅密歐與茱麗葉永遠可以演下去。每一個年代都重新活出金童玉女,重新演繹愛情。有誰會記得靚絕一時的茱麗葉奧莉花荷西?就算是《鐵達尼》的狄卡比奧,也已經是變身幾次了,畢竟是一九九七年的電影。

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曾風靡香港,連續上演四個月,票房六千多萬元成為史上最賣座的華語電影,年輕一代人人找尋心中的沈佳宜。七年後的今天,日本電影公司購下版權重拍。齊藤飛鳥、新垣結衣、羽生結弦。盡是仙氣名字!

澤田研二,「妖男」,日本的David Bowie,「他使我像着了魔,人像是着了魔」,林子祥唱。

還有三浦友和、山口百惠這一雙,《潮騷》的極致。竹脇無我與栗原小卷的《二人世界》……

年輕人會不會學聰明了?不會。他們一樣會再犯我們當年的錯,他們要親身經歷起跌,你寫多少書分享多少經驗也徒然。

愛,你不能代替他愛,恨也不能替他恨。到他失落了,鼻腫頭破,然後他已老了,又再有另一批BB湧上,好奇地喜孜孜地沒命地尋覓他們的夢。

2018年6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