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ago 7——今天。徐詠璇,信報


「If blood is gonna flow, let it flow all over the country!」是否似曾相識?

一九六八年,本來和平的示威演變成流血衝突,七人受審。第八位,黑人Bobby Seale,激進組織Black Panther頭頭,在審判期間因為「藐視法庭」,被扣上手銬腳鐐兼gagged——白布塞口綁住嘴巴!因為太歧視黑人了,結果控罪被撤。

The Trial of Chicago 7——Aaron Sorkin震撼人心力作。美國的軟實力,膽敢號稱領導全球,就在於她有無數精煉的藝文詮釋驚世圖騰,令「美國」可以歷久不衰地成為一個夢,一種追尋。

當一個十七歲少年爬上燈柱,被警察喝止而打穿頭,你會在台上呼籲集會群眾冷靜,還是指着大叫「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明知這會煽動大眾而導致更流血更失控?

審訊的一個焦點是:你們來芝加哥是為了和平示威,抑或是預謀策動流血暴亂?

七個人物由溫和到浪漫到激進,目的原只有一個:to end the war。反越戰。甘迺迪被弒,馬丁路德金被殺,革命在空氣中。

手段是爭議關鍵:Tom Hayden(Eddie Redmayne飾)演盡了矛盾。他在法庭上起立,被斥背叛了黑人夥伴;他被指叫「流血流全城!」有煽惑動亂之嫌。在法庭上自辯,被問是否有悔意,他卻忽然堅定地念出一連串十八歲、二十歲戰死越南的名字,連檢控官也得起立,向陣亡者致敬。

什麼是初心?什麼是擦槍走火、拋頭顱灑熱血、progressive politics?你要怎樣才肯煞停這場革命?頭頭Abbie答:「要了我的命!」人類故事不斷重複,真實可比電影還戲劇化。

2020年11月1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