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世不做專欄人。徐詠璇,信報


看黃裕舜老弟寫〈今生不做KOL〉,我笑得捧腹——「KOL是二十一世紀公共輿論空間的一大禍害,操控大眾情感。談笑間,唯一灰飛煙滅的,乃是公眾對常理及真相的堅持。」

別看他文章寫得長,其實他只二十三歲,他寫《信報》專欄〈政思故我在〉,也算奇葩。

先解題:我說來世不做專欄人——是因為下一世,應該沒有報章了吧,哪還有專欄?

我學寫專欄,三十多年前,戰戰兢兢。當時專欄作家是有點地位的,先是因為有許多前輩名家,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明報》、《信報》都是以副刊,甚至政論專欄稱霸傳媒,一時瑜亮。

不過很快便有猛烈批評,說「豆腐膶」文章「割裂」思想,作者和大眾都只有支離破碎思考方法,甚至是「即食」快感而已。每天都是五百字以至一千字的局限,小家子玩意!我等小輩嚇得有身份危機。

當然,寫專欄有篩選,甚至要符合「報格」,這裏那裏恩怨。做編輯最尷尬大抵是那句「不好意思,報章改版,你的專欄要停了」。

說到對作者的尊重,也是有趣。很久以前寫專欄聽說只可以餬口,後來壹傳媒出現以高價挖角以示尊重,遂有「一蚊一個字」,以至「十蚊一個字」來比併地位。後來又有讀者focus group,科學地分析哪一個專欄多讀者捧場(今日叫「吸睛」),哪一位是台柱,壹傳媒又出了名以「市場」為圭臬,不合即斬。

俱往矣。「嘩眾取寵」早已是基本。KOL網上自由度海闊天空!傳統傳媒被政府出版或影視條例規範,不得逾越,KOL網上卻從無審查,不必過濾,總之粉絲數十萬以至數百萬才算人上人。從小娃娃拆玩具到P圖萌女到指點世界江山,哼!

專欄──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2021年6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