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cery Lane。徐詠璇,信報


Chancery Lane,一三七七年命名,在倫敦西面,著名法律重地,有法院、法律事務所,英國四所古老法學院之一的Lincoln’s Inn,還有Law Society,倫敦大學英皇學院Maughan Library。

香港的Chancery Lane很短,很靜,在巍峨的大館即從前的警察總部後面,域多利監獄背後。哪怕英國人來這兒會驚訝失望,這個星期日早上,我卻為我的發現而驕傲。

香港,我是義無反顧地深愛你。你不停令我驚喜,不斷提醒我這顆東方明珠的宿命和使命。

贊善里。

我們有我們的論述,有我們的今生。

秋日清晨,九時許,奧卑利街的小館才剛透出烘焙的咖啡香,樓上住宅仍飄着晾曬的衫、褲、被子(幸好沒有內衣)。難得有這麼一條靜寂、不囂張的小路。一邊是圍牆,一八五一年已存在。

我以為踏進了日本小鎮。

漂書站的白板,慷慨地迎着晨曦。小門口整齊地擺滿書,John Grisham、Malala、Joseph Cummins、Stephen Hawking,日本酒書、中國國俗回歸中國人自己的禮儀。貓書。

紙皮板介紹了「贊善里家作館」,前舖後居,放一個小箱募捐。透過玻璃往裏窺看,店裏女主人已端坐辦公桌上。

隔壁,有高聳的精品房,藍色的藝術拱門。有黃色的小屋,可愛的,卻不知是什麼生意。然後再有畫廊,和裱畫小店。

古老牆磚上釘着《監獄條例》,逃離或協助逃離合法羈押或監獄……盡皆犯罪。蔚藍的秋意映照着摩登的建築。

香港,萬變的神話,我們當小心保護,誓死相隨。

2020年10月2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