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與神社。徐詠璇,信報


一個霍尊,內地男歌手,被揭「狠飛」交往九年的女友,觸發網民不滿,要透過工作室的微博專頁宣布退出演藝圈,「請傷害到此為止」。

另一個是男星張哲瀚,被翻出多次到靖國神社留影,並在日本乃木神社參加婚禮。他道歉指自己無知,但所有演藝合約代言人全部取消,事業一朝喪。「無知」被批為只是托詞。

So unforgiving。不得不同情Z世代——他們一出生便是網民,完全被網絡包圍,以為網上的like便是人生全部,洗版是最光榮的事——直至看他起高樓,看他樓塌了。一下子爆紅十萬百萬粉絲,然而網絡無情,欺凌有、爆料有、狙擊有。《桃花扇》名句,今天只是彈指間。狠!

二、三十歲本仍是混混沌沌糊裏糊塗的拍拖戀愛,雖然有時荒唐,但只要你情我願不犯法,也沒有人太嚴厲苛責,只怪當事人幼稚胡來。但做了「明星」網紅,又以為情慾都可以網上閒聊以表白或搶眼球,不知分寸便容易自殺式自毀。

「我從來未想過我吐在樹洞裏的那些負面內容,會有一天引起那麼大迴響。」就算是年輕輩也未必接受這種「道德違背」,到「中國文化管理協會網絡文化工委」再發文便是末日了。

大家知道參拜靖國神社總是敏感的新聞,是中日關係角力的指標。但很多人都不為意,靖國神社供奉十四名二戰甲級戰犯牌位,正是這些人曾經給亞洲以至世界人民帶來浩劫和苦難,而日本防衞大臣參拜正是恐怖的軍國主義幽靈復活。

在西方,防止納粹復辟是頭等事。多少政客因為年少時做過致敬希特拉手勢就一生遺憾。這警惕,不可兒戲。

無知,在網絡世代是致命的。

2021年8月1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