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滋味。徐詠璇,信報


「請問這是什麼魚?」

蒙着嘴也可以看到她的不屑。眼尾也不打量我,她索性別過臉,不回話。

「搞搞震冇幫襯!」我心底浮起這句,既感到自卑,也有點無地自容。

但從未如此格格不入卻又興奮兼且自豪。香港仔,你有種!

星期六早上八時許,一頭栽進香港仔魚市場,赫然有在築地的雀躍驚喜,講廣東話沒有遊客真實無花假的勤懇。佬們實務的全身膠圍裙踩着水靴,粗活是那麼結實坦蕩。無暇粗口,只是節奏明快準確小推車來大貨車往的錯綜有序忙碌。女掌櫃神氣的坐在小台上打點。

專心專注,無憂無慮,天跌下來當被冚!

香港仔風情——我慚愧,一種魚也認不得。只叫得出「龍蝦」,百多元一斤,還有許多蚌螺類。

窄窄的海,擠滿船。黑唐狗神氣的站在船頭,迎着風。有街渡去鴨脷洲,有艇有小輪去索罟灣,一家大小老少中外目的鮮明的在排長龍。

海旁一棚又一棚近距離親切賣魚,好不熱鬧,跟西貢的岸上客高高在上大不同。忽然有一檔骨骨緻緻的掛着日本竹牌——大鬼蝦、花龍蝦、南非鮑魚、大元貝、紅黑瓜子、特大花螺,花英斑、蟶子王……一群年輕人一副手機便網上直播,生生猛猛展示花竹蝦怎樣鮮吃魚生、石崇魚大大條……有臉書有QR Code,WhatsApp下單,即時顧客有反應有問有答……「泊檔」,日日海鮮直送。

白髮阿伯坐在門口靜觀。他說:「檔是我租給他們的,他們每天賣完便收。」

沒有代溝,不爭傳承。不必計較「咸豐的標準已落伍吧」,不必爭拗「年輕怎麼就是錯」。靜靜的,自然突破。

2021年3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