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瑪竇?華仁?愛貓。徐詠璇,信報


跟華仁有緣,所以我對華仁是偏心的。

事實上,在香港長大的,很難不跟耶穌會有牽繫。除了教堂、神父之外,Jesuit education可算是香港的名牌,因為華仁,以「仁」為本。

還有「利瑪竇精神」,在今日地緣政治似火藥庫,天天有小爆炸大衝突時,更叫人懷念這位傳奇傳教士如何矢志走進中國官民心坎。

先說一個小故事:有男生入讀港華中一,放學回家興致勃勃地說,學校很奇怪,有一個「愛貓會」。學校有十多隻流浪貓,於是學校組織了同學,設分段時間去探貓餵貓照顧貓,這還不是今天的毛孩文化,而是三十年前的平民事。

去年有利瑪竇歌劇,今年李韡玲編的《利瑪竇的奇妙人生》,鄭培凱劈頭便點題「不教奇骨任荒寒──利瑪竇墓地四百一十周年的滄桑」,這個星期還有《明周》非常活潑的耶穌會教育特輯,也是香港華仁一百周年,九龍華仁九十五。還有一個香港大學的利瑪竇堂男生宿舍。上世紀初,六位耶穌會神父從愛爾蘭漂洋過海來到香港,今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神父的細心,對任何生命尊重。如果說華仁教育是尊重——「尊重學生因為未夠成熟而搗蛋,尊重學生因為搞活動而走堂,尊重學生喜愛踢波多過讀書,尊重學生想精益求精做狀元」——或者不做狀元。

到今天,兩所華仁仍是不轉直資,無論世界轉了多少。真個有教無類,神父只求陪伴奀皮躁動的男生成長,Father兩個字,可以撫慰心靈,療癒生命,壯志翺翔。

於是有呂大樂劉進圖張炳良周守仁,還有許多名字,香港的一磚一瓦。Deignan,代表愛、謙卑、慈悲。

2020年12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