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牙爆笑皆獲獎。徐詠璇,信報


喜劇最難拍,醫療劇法律劇最易攞獎。《反黑路人甲》雖然臨尾拖,但居然在二○二○這些苦日子以新橋段博大家一粲,也不枉了。

難怪王浩信本來憑《踩過界II》取視帝,但答謝詞卻只管盡數《反黑》的拍檔。當然,兩齣劇加起來令他今年攞盡分,鋒芒盡掩黎耀祥陳豪等。但如果不是《反黑》劇本出其不意爆笑成功,他怎能在苦海二○二○中脫穎而出?

癲姐如果不是哨牙,蔡思貝便不能盡情發揮。要一個港姐忘記以美貌取悅觀眾,忘記自己,真的要大改造。記得《食神》裏的火雞嗎?大細眼齙牙歪面奇醜無比,但卻演活了這個食檔廟街大阿姐的粗豪義氣。更重要的是戲劇矛盾——靚仔食神周星馳囂張自滿,卻是她心儀對象,落差太大笑料層出不窮。戲贏了,莫文蔚的美少女只在全片最後出現一分鐘,但這又何妨?

想起Leonardo DiCaprio,以羅密歐式英俊小生橫行,然後到Blood Diamond時把心一橫,粗獷佬樣,也是為了擴闊戲路。單靠青春靚樣,能維持多久?

張振朗演了那麼多劇,卻是《反黑》裏染了白髮扮型夠chok的臥底角色最精采。他與王浩信固然是好拍檔相輝映——演大家姐的賴慰玲也夠放——但如果只是染金毛,這個角色行嗎?他的gel白髮,跟癲姐的哨牙一樣,畫龍點睛,喜劇效果超好,觀眾緣大升。演戲嘛,角色與造型,決定成敗。

明白戲劇,便明白人生。演員編導台前幕後,都訴說今年艱苦但搏盡,熱情熱血。畢竟百業蕭條。監製清心直言:每個人要相信自己,不忘初心,做好自己,總有一天會做自己的男女主角!

2021年1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