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沒遮攔的海濱。徐詠璇,信報


對我這個大香港小女人來說,這可是比倫敦South Bank,或悉尼Darling Harbour,以至新加坡Clarke Quay更棒,因為:一、這是我們的;二、這是現在進行式。

靜靜地,起革命,維港兩岸的海濱,不再有圍欄。不知應該感謝哪一個委員會,或建築師設計師,總之不喧嘩地,建設了另一套自由休閒文化,讓人情素養輕輕的提升了。大都會平民,就應該有這個品味。

有怎樣的海濱,就會有怎樣的人。

於是七十三公里的平民海濱——南面由堅尼地城至筲箕灣,北面荃灣至鯉魚門,其中三十八公里的海濱長廊——就太迷人了。

特別鍾愛的是,那「無圍欄」的堅持。塞納河畔,天鵝、野鴨就在水邊,你的腳旁。不同路段,有不同的人文風景。西九在揭幕,海濱盡是年輕人、情侶、爵士樂和啤酒,家庭帳篷和狗狗。

「文化可以培養,沒有欄便沒有欄,人們不跳下去就可以了。」哈哈,人們要跳下去,有欄還不是照樣跳!金門大橋攔得了?但態度是要堅持的。怎樣提防惡俗?靠規管還是靠啟發?——信香港人蠢鈍還是有仙氣?信孩子會破壞還是會創意?靠信任還是靠恫嚇惡罵仇視?什麼是民主?

「一比九十九」文化不通不通!九十九個贊成。「徵詢居民想法」、「切合居民喜好」,表面親民但也容易變成民粹,只落得個最低公約數。Quietly, something worked。究竟一路走來怎樣揀選最鮮麗、優雅的海灣,謝絕惡俗壞品味,是我在海濱走着呼吸着一直想知道的。

2021年11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