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咗未?徐詠璇,信報


見面都在問,M+去咗未?

但香港金秋送爽,晚上金星伴月,白天晴空萬里,配上《夕陽之歌》無限,叫人不想上班。

搶客的有星期六晚Symphony Under the Stars,疫情下更見踴躍瘋狂,香港管弦樂團喎,對着摩天輪和維港喎。搶客的有環島帆船賽。千帆並舉,驕陽下壯麗優雅,叫你以為去了歐洲Regatta。

Ok!M+洗版,都是艾未未《洗白》、王興偉《新北京》、Antony Gormley的十二萬泥人、東京清友壽司吧、九龍皇帝曾灶財、裸體疊高的《為無名山增高一米》。

擾攘了十五年,西九的M+,標榜「亞洲首間全球性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西九主席唐英年說,當代藝術是「透過腦震盪刺激思維」(這句邏輯有些奇怪),「有些人看完會覺得不舒服,也不是每個人都認同相關作品是藝術品」(嘩,這句最玄!大家不必再爭議!)——「我也有很多看不懂,但我不會因為看不懂就不喜歡,應以開放包容態度,了解藝術家為何創作有關作品。」

主席的話一塌糊塗,但「包容」二字字字千金,就憑這態度已經可以擋住萬千支箭。

有指M+宣傳低調——唉,今日悶聲發大財,望高招妒。子彈亂飛,太高調會招殺身之禍,何況「中指圖」已激起千重浪,不必再挑戰大眾。一開始輕易便有十一萬人登記,明白「香港規律」的都知道港人寵壞兼沒有耐性,太多人吃閉門羹會拆天。

收到預展邀請,以為是VIP,卻原來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藝文人型人都來了,男的長髮man bun或圓眼鏡黑長裙,女的盛裝看歌劇般豪,我們上班裝的顯得死板悶。幸好維港艷麗夜色無分貴賤,仍是我們最看得懂的、永恒的NFT。

2021年11月1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