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撳機記。徐詠璇,信報


「唔,好味!」他一臉滿足,咬一口漢堡包,就像是吃着珍饈百味鮑參翅肚,但他又不像在誇張演戲 。

再呷一口可樂,他笑得滿足。

然後我明白,所有飲食節目主持人,一貫的吃得滿足愜意,一點也不難表達。

只要你心中富有,吃着白麵包也可以其味無窮,不必求極品和牛。

很佛系吧。

滋味,在心中。境隨心轉,享受每一刻,不難。

他給我點的是貴一倍的,一百零五元的「create your own meal」(雖然價錢貴一倍,又不覺得比他吃的漢堡包更美味,因為我完全沒有他滿足的表情)。非常複雜的,要撳許多個掣,要哪種麵包,哪種肉,哪種菜,哪種醬,番茄還是洋葱……喝什麼?選擇困難症,有字又有圖!叫一個午餐要那麼緊張!

每天要下的抉擇已經不少,連吃個午飯也要做那麼多決定,真惱人。

朋友倒是樂此不疲的一一問我,選擇又選擇,這令我特別緊張。

好不容易才決定了——可以拍卡付錢了,又要選八達通還是QR Code,朋友一一替我完成,我只是從頭到尾站着不動。

我最本事是霸位,於是飛奔去。

想起上一趟在數碼港的麥當勞,我一個人站在熒幕前,不知所措。旁邊正在打掃的員工,二話不說,替我按掣,逐一問我,然後指示我如何付款。他看來是唐氏患者,但手腳腦筋比我敏捷得多。完畢後他給我一個滿足的眼神,像是說:這麼簡單的步驟你也做不來!

我想:能夠令他們感覺良好,我也應開心了!

2021年2月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