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守仁的橋。徐詠璇,信報


今時今日要找一個左右紅藍黃都接受的人,難於登天!我竟然心頭一熱,眼眶一濕—

梵蒂岡公布任命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周守仁為香港教區主教,全城奔走相告。難得校友教友對這位港華九華校監讚譽有加。藍的說他踏實,願意聆聽包容不同意見,又不認同暴力抗爭。黃的指反修例期間,學生及校友參加手牽手抗議行動,周神父以慈悲之心去理解學生想法。學者說可修補撕裂,最激的也只批評他「處事圓滑,不跟政權硬碰」。周神父空降,被指開明派的夏志誠與被指親京派的蔡惠民雙雙落敗。

隨後的記者招待會,談國安法下與外國教會交流、談悼念六四、內地拆十字架……「拆十字架不是開心的事,但不知背後原因,不希望用『打壓』這字,因為有不同重量、看法,希望多理解,多點和諧……」叫人捏一把汗,還好各方包容,這一天算是平穩。

他要當橋樑,而在仁愛謙厚之中是這樣定義的:「一條橋,一定要被人踩過,才能將人送到橋樑的另一面。作為橋樑,某程度上是忍辱負重。我的言論可能兩邊不討好,但是至少橋樑兩端的人有機會走到中間。不然,這個社會就沒有前途。」

《明報周刊》去年十一月做了個港華九華特刊,題為〈與仁同行.同步立新——Timeless wisdom in a changing world〉。「仁」,是耶穌會在香港教育立下的百年典範,但要同步還要立新,今天紛擾撕裂的香港,可以嗎?

幸好他的話經得起考驗——「年輕人的訴求令人動容,以暴易暴只會令暴力增大,仇恨更深,以暴力解決問題令原來善良的初心變得暗晦無光。」除了國際人,內心深處還是香港人、中國人。

周神父的任命,見信望愛的光。

2021年5月24日

圖片來源:明報周刊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