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80•狂生。徐詠璇,信報


詠璇:

謝謝傳真。你處事實在周到,令我很佩服。希望母校九十慶典沒有累壞你。和你很久沒有好好地談天了!有空又有興緻,請賜我和你飯敍的機會!極樂意做東道。

祝二○○二一切好 黃霑鞠躬

這麼溫文、貼心的行文,你可信是狂生黃霑手筆?我捧着讀了又讀,驚嘆他親筆字跡俊美瀟灑,把字條放在文件夾裏,不經意留存至今。

霑叔是香港文化圖騰。一生笑傲江湖,色彩繽紛。香港是東方荷里活,他長於斯,締造了輝煌文化,代表作的一系列流行曲就是香港瑰寶,風靡全球華人社會──

「萬水千山縱橫,豈懼風急雨翻。豪氣吞吐風雷,飲下霜杯雪盞。」「知否世事常變,變幻原是永恒。經得起挫折,始終都會不枉此生。迎接那變幻,今生與你擁抱着永恒。」

幾十年來唱出香港人心底話,論盡街頭巷尾哲學。香港「市歌」《獅子山下》,奠定了他的歷史地位。

一段小插曲,本來要留待他日寫回憶錄的,今日趁懷念霑叔,也可以先寫了:當年港大為準備九十周年,本要邀請校友編新曲。籌委會剛爭辯完應是先作曲還是作詞,決定要找人作詞,也就離不開幾個名字。二○○一年,當然就是包括最頂尖的霑叔與新進的林夕。籌委會為了「公平」,主張請幾位校友都填一首,以便「公平選擇」,這難題竟落在我肩上,我只得硬着頭皮告訴霑叔。

他聽罷,哈哈一笑,說:「詠璇,母校叫我做事,一定冇托手㬹,不過要比較就不必了。」

結果九十周年沒有歌,待至一百周年,林夕填詞,許冠傑作曲,成就了《明我以德》。

蒼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癡癡笑笑。

2021年3月2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