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的畢業禮。徐詠璇,信報


「盡本分,順自然,見真心,修正道。」

上一次碰見周凡夫,應是數月前,在文化中心趕着吃快餐,聽音樂會,碰着他和陳永華。和我同行的小男生竟遺留了手提電腦,急步跑回快餐店,店員說「已交託周凡夫先生了」。音樂會後,凡夫聲如洪鐘,大家嘻嘻哈哈地交收。小男生二十來歲,暗下說周先生雖然政見不同,但多年來一直很提攜後輩,常常介紹他寫樂評,也介紹他訪問樂壇名宿。

七月,凡夫猝然離去,來不及說再會。說好了的帶我去內地各大音樂廳走一趟,去他周家廚房吃飯喝咖啡,去龍珠島看日落,都落空了。

香港的演藝文化圈很小很親近,上一輩都聚攏來追思會──他的人生畢業禮。曾葉發、吳萱人、張秉權、閻惠昌等在台上發言,代表了香港電台、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中樂團。內地、澳門、台灣都有朋友視頻留言,林懷民也跑出來了。藝術節、芭蕾舞團都有同事來。在座有盧景文伉儷,有周勇平、Winsome、Katy,有Susanna等。女兒凱欣全程緊貼着媽媽,凡夫伉儷鶼鰈情深,周太再不捨也得學習放手。

個半小時的音樂與分享,在匆匆道別中給大家一點慰藉,也是凡夫對大家的召喚。年輕的林家琦、陳雋騫接棒了。序樂是龐柏的《安魂曲》作品66,大提琴與鋼琴,王磊老師帶着年輕表演者。守尾門是羅乃新和梁建楓的巴格尼尼。兒子啟宇作結,幽默爽朗,十分鐘憶述慈父帶他這個黃毛小子去聽古典音樂,遺傳了乃父的豁達、熱情。

我與林超英是老相識,知道他的兒子是名作曲家,可從來不知他們是周凡夫親戚。林兄是跳脫派,等候開場時,大家胡謅怎樣走最瀟灑。

凡夫,謝謝你以藝術評論和陽光笑容提醒我們好好珍惜大家,愛錫香港。

2021年8月2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