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魷魚。徐詠璇,信報


退休後,我想拍劇,搞不好製作一個《魷魚遊戲》,則此生無憾!

在全球九十個國家高踞Netflix,有史以來最受歡迎——《魷魚》網上早已熱爆,引發文化評論更佔了一半篇幅。

不懂談魷魚你就輸了!

韓風橫掃國際舞台,令人妒忌。這當然是近十年的軟實力積聚以至創意爆發一瀉千里。由BTS防彈少年殺入美國Billboard 100,《上流寄生族》(Parasite,我也看得落淚)戰勝荷里活巨製奪奧斯卡,而至現在《魷魚》突破文化差異地緣政治所向披靡——令民間對韓國肅然起敬,感到無限親切與敬重,we connect——懶理韓國社會不公財閥勾結,民間的世界心已連成一體,勁過《尚氣》。

韓國朋友客氣,回一句:「我最喜歡是王家衛。」啊呀,還有香港,還有王家衛們!同志們,努力!

人人在問,《魷魚》為什麼可以衝出國際?有天時地利——包括COVID的「全球化沙發現象」。有一眾網絡商業生態水到渠成——《明報》奇夫〈魷魚熱賣秘技〉有詳細分析:SQUID,S是戰略,Q量化,UI用戶介面,D數據驅動決策。

但這些都只能是馬後炮。《魷》不靠豪裝靚景,不靠sci-fi天崩地裂特技,回歸童真看世界荒謬。童年遊戲,椪糖、拔河、打波子——原來世界大同,而當你沉醉在純真回憶時,揭開血淋淋的醜惡。殘酷血腥,不在於肝腦塗地,而是那人心的惡毒陰險。

最強大的文化輸出,最有力的人文宣言。

諾貝爾文學獎,幾時會考慮韓劇?

2021年10月1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