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擺錘代表厄苦。徐詠璇,信報


威廉科西的《無處又遍處》在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首展。四百個懸浮擺錘擺動出緩急節奏。在迷陣中前進與躲避間,你可有獨特舞姿?

「你我雖互不相識,但在好奇心驅使下踏進擺錘之中,此時,在場的人都莫名地連結在一起,共同感受反思。」──L。「有人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有人隨心而行穿梭其中;有人從旁觀察,保持距離。豐子愷曾寫道:『既然無處可躲,不如儍樂;既然無處可逃,不如喜悅。』」──K

「場刊上原作者提及裝置是比擬人生中無盡的計算,希望迴避危險及痛苦。『躺平』可以嗎?懸錘離地不過二十厘米,底部更是尖的,恐怕只有小孩才有資格躺平。大人就只能找到一個不被打擾的地帶,一個避風港。小小的懸錘,一不留神打在足踝上,一陣疼痛,才驚覺它的重量及避不過的危險後果。夕陽西下,大家手機都打了卡,心裏抱着各自的得着,離開修羅場回家去。」──T

「『成百五蚊張飛,我哋要玩盡佢』。孩童跌宕,少年直線前衝,修行者迴繞斜行,試圖逃避百條擺錘所繫的苦厄,來到彼岸。因為吃過『苦』,才會珍惜眼前所擁有的快樂。水流百川,山阻而撓,因境遷而收放有度,學習放開執念。九十分鐘的人生,半句鐘未到,大門敞開,有人倦了退場,有人休息過後再馳騁迷陣。」──H

「在避開懸錘和繩時,是放空。有小孩跑動打亂規律,你又要放空、排廢、思考、行動。不斷循環。」──Y

方濟各修士也來了,遠古的麻布長袍,就少了芒鞋。我只顧感受,卻忘了跳高、望天、伸展、旋轉。沒有凌波微步。後悔裙子不是更飄逸的絲。

2021年7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