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仔的詛咒。徐詠璇,信報


東京奧運香港隊勇奪一金二銀三銅,小島狂呼歡騰。真材實料,誠實苦幹,無畏無懼。

藝能界,花哩花綠,目迷五色,令人沉醉的鎂光燈,殺人於無形。

色相,本來令人欣羨的優越,卻與政治一樣也是另一種權力,是詛咒。

政界,從來無真心。政壇老手的紐約州州長科莫,力抗特朗普,在疫戰屢佔先機,領軍每天發放激勵人心的講話,結尾總是ever upward,魅力人氣直逼總統。誰知一個「性騷擾」控告,包括十多名前任及現任政府僱員,再加上濫權。他雖竭力否認,也回天乏術。

藝能界,每隔一陣便重演:新鮮熱辣的是吳亦凡。生於廣州,rapper演員,韓國出道,曾是男團隊長,回歸中國內地在娛樂圈便一直紅透,粉絲量超過五千萬。一切最美好——

牽涉的是迷姦性醜聞,「選妃潛規則」、「權色交易」、「多人運動」——私人糾紛的勒索變成公訴案,吳亦凡這天神也從雲端墜下,粉身碎骨。「外國國籍不是護身符,名氣再大也沒有豁免權。」官媒狠批。外國護照幾乎因威風而罪加一等。公眾權力影響力人物,色和金錢都是握在手的炸彈。

吳亦凡一直是各種真人秀街舞賽的評判,在《中國有嘻哈》,他是嚴謹的導師和專業嘻哈唱作人。兩個月間摧毀一生。

三十歲的吳亦凡,是中國大陸第一批「流量明星」。七年前已是粉絲狂熱崇拜的偶像,衍生的商業消費以十億元計,現在代言人道德崩壞,品牌立即割席。是母親溺愛放縱?是kidult世代在網絡爆紅卻又膚淺無知的命運?

劍神張家朗被問有沒有拍拖。他臉一紅,靦腆的說:「還是專心練劍重要。」這節制這把持,聰明。

2021年8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