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與關注人命。徐詠璇,信報


野豬,本來在郊野,近年常出現於市區,不分晝夜。大小野豬曾經在中環中銀大廈旁的水池戲水,視頻瘋傳,是石屎森林可愛一面。

事例一:在黃竹坑一帶,在海濱往港鐵的路上,每逢下午一位婆婆便帶來一袋又一袋的食物,歡喜的、近距離的拋給野豬們。野豬一把撕開,食物連塑料袋全吞下肚。旁人笑說,婆婆把野豬當作子女,野豬也慣了,準時來覓食。

事例二:兩年前,一個極酷熱的夏天中午,在港島列堤頓道,有野豬襲擊途人事件。受傷者午飯後路過,忽然有頭碩大的野豬把他衝倒,再咬他的頭部,後來他給送去瑪麗。漁護署最後找到野豬滅殺了,幸好沒菌。專家說應是天氣差不多三十四度吧?野豬身體受不了,再加上塑料袋等雜物在身體內很不舒服,野豬太躁了,所以抓狂襲擊人。

事例三:日前輔警被野豬襲擊倒地,小腿咬至見骨,視頻播出後大家嚇了一跳,因為如果換了是小孩或婦孺老人更不堪設想。

野豬關注組指:「有人餵飼野豬,沒有處理好垃圾桶廚餘等,令野豬進入市區。」這個是人類不好,我們得承認,但這已是現實。

「野豬除非受到挑釁,否則不會主動攻擊人。」這點很善心,但卻不一定符合事實。事實是,野豬襲擊人,已屢次發生,而且絕對不是因為受挑釁。或者是天氣、生態,抑或驚嚇……

要公開諮詢,是因為要投票鬥多?其實野豬在鬧市引起問題已不是今天,大眾都有一定的了解和討論,以往漁護署是「捕捉、絕育、放生」,但現在證明繁殖太快數目太多。漁護署宣布要將市區出沒的野豬人道毀滅,以減少危險,也是迫不得已。

到這個關頭,「關注人命」難道不重要?

2021年11月1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