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Bye! 徐詠璇,信報


他叫我們叫他Jimmy,親切些,雖然他是前輩,比我們年長幾代。

伍沾德先生。Dr James Wu。

他不是港大畢業生——他原在內地嶺南讀書,嶺南因為戰亂一九三七年停學,向港大借用校舍,學生可以在下午五時半至晚上九時在港大上課。黃炳禮是其中一個同學,Jimmy的師兄。

二十年前的一個下午,Jimmy給我娓娓道來這一段我們不知道的香港大學歷史:港大的心臟陸佑堂,在二次大戰中損毀,已是工程師的黃炳禮受託修葺。Jimmy嶺南的另一位同學,陸容章,祖父陸佑,一九一五年港大遇上經濟危機,幾乎停辦,陸佑貸款五十萬元,免息二十一年,一九五六年這個Great Hall命名陸佑堂以答謝。

港大慶祝九十五周年,四百多人濟濟於陸佑堂。Jimmy喜孜孜的,率領美心一眾師傅,以破紀錄速度,以本部大樓為藍本,六日之內以糖漿和朱古力,造成一個三呎高六呎闊,重九十五磅的大蛋糕(那個年頭,還未有3D打印,一磚一瓦,走廊窗櫺全部人手工夫)。他還找來了老朋友黃炳禮,當年八十九歲,陸容章,九十七歲,一起跟港大賀壽。

伍沾德先生,創辦了美心。他擅長美食,更喜歡交朋友,講故事。他以世界飲食文化融入生活,細味人生百態,卻總是溫柔敦厚,從沒有講人壞話。他是《信報》忠實讀者,有一次看到我在〈琉璃火〉批評鄧永鏘,立即打一通電話來,力證鄧永鏘其實不是壞人。他也說,集團在各大學做學生膳食,其實不如在外面賺錢,不過也要做,因為是責任……

他愛員工,對他們關懷也尊重,將心比己。他知道我有兒女,常常給我捎來新設計的糭、月餅……

疫情紛亂,他輕輕的走了,一百零一歲。港大,有幸和香港人有這麼深厚的情義。

2020年12月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