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係我。徐詠璇,信報


考入港台,先要念好「中曾根康弘」,和「香港」,不能「康港」,聽說是張敏儀下的旨。

這是上一輩事了,今時今日,電視電台新聞仍較嚴格,否則在坊間,懶音是為「潮」。

拆大台,擦大台,還是策劃大台?沒所謂,反正已沒有大台。

你「肯」,還是你「狠」,不計較,要本土,要愛香港,是否應從講好廣東話開始?

蕭敬騰還是蕭敬tan。

「你」,可以不是舞台對白式念「N」,但我「愛」你,我「害」你,也得分清楚吧?

慘情、橙情,是不同的,鏟青,是髮型。

外國人,外地人,可原諒,有時烏龍百出,還會大家樂一番。電視台曾有外國人(鬼佬)唱廣東歌比賽,參賽者揀了黃霑填詞的《問我》: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問我悲哭聲有幾多,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非常好,非常準,直至最後——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無論經歷幾多風波,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笑住回答,講一聲,娥係我!」

廣東話有九聲,非常艱難,所以我們有幸,這是母語。意大利人講廣東話,出奇地音準,因為他們有音樂感,以歌劇方式記着音調。不信?你找個美國人和意大利人做個實驗。

這位外籍歌手,唱《問我》,結尾時太興奮,改了音符以為創新,降了幾聲——「我係我」,卻變成「娥係我」「鵝係我」的突兀,全場目瞪口呆,他當然毫不察覺。

廣東話,九聲考起人,這是我們的暗語。

所以我們一定要牢牢掌握本土的精髓,不能懶——「鵝公鵝乸鵝定我」。

一國一角一割一碌葛。

恒生銀行平衡時空一身痕。

2020年12月2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