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主2021。徐詠璇,信報


考你:《大叔的愛》,收視六點四,破了ViuTV劇集收視紀錄。放在TVB九時半,會不會更旺更高?資料提供:現時《刑偵日記》,收視十七點五,但王浩信承認被低收視嚇驚。

拆(大)台易。

建(大)台難──大台或小台。

TVB雄霸了那麼多年,你可以不同情他,但平心而論,在荒誕又碎片化的香港,你怎樣維持「最大市場佔有率」?仍然可能嗎?

《大叔的愛》是熱話,《不可愛教主》橫掃千軍。

Anson Lo這「教主」,粉絲叫「神徒」,MIRROR一個一個爆紅,姜濤有「姜粉姜糖」,Edan呂爵安有「爵屎」,粉絲團競相豪擲五十萬元(有說這是做媒)訂下LED幕牆為偶像慶生。尖沙咀的粉紅巨型廣告板聚集數百人,引來警察查問誰發起,還不得不出幾張限聚告票——大家更笑得樂得瘋了。追星無罪!多少KOL政客平民一樣急着打卡!

曾幾何時,你Google「教主」,會彈出「黃毓民」三字。

MIRROR的勁爆,自有天時地利人和。早有學術研究,證明fan club絕對是參與公民社會的另類方式。

回頭看王浩信的斯人獨憔悴。如果批評TVB不試新事物,那《刑偵日記》又其實在努力打破一貫《愛.回家》的軌跡。精神分裂、躁鬱症穿插炸彈拆彈殺人狂魔,有惠英紅、姜皓文的演技。OK,還嫌不夠Netflix精準,但窘局是,這類曲折懸疑題材,慣性收視的大眾家庭肯接受嗎?《一笑渡凡間》是跌破底線的無腦,但《反黑路人甲》也曾帶來一陣久遺的驚喜笑聲。

今時今日碎片化,誰能「一呼百應」五分鐘便已經是上帝!

2021年7月1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