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徐詠璇,信報


銅鑼灣慘劇,七月一日晚,令人窒息。

仇苦恨憎,小城墮入萬劫不復的輪迴。

傷亡,總叫人沉重,叫人難以承受。

在最熙來攘往平民氣息周末閒逛的鬧市中心——

血債,血怎償得了?

暴力,如果解決得了問題,世界還用這麼亂?除非把全世界炸光,把歷史毀掉從頭再來,但這末日感更叫人窒息。

警方指他是兇徒,行兇者,那邊廂卻捧他為義士,犧牲以抗衡暴政。我痛苦思量,最後也不能認同烈士之說,因為仍然有一位年輕人命危。他是警察,但不代表他是魔鬼。(做醫生真好,只管救人救命)

甚至有說,再多自殺式襲擊,哪怕被指是「孤狼式恐怖襲擊」,也會可以迫使政權退讓。

對不起,這兩年的事態發展已證明不可能。死結只會扯得更緊更死。

「大家大概不記得,越南船民對峙最緊張時,懲教人員入營,要堅持距離十呎,就算是婦孺小孩也不讓接近,因為不知什麼時候會襲擊或自殘。」曾經,香港也劍拔弩張。人與人的基本信任,原來很脆弱。

社會撕裂,今天這傷口又再淌着鮮血。

人心淌淚。

每一個角落。

我膽小,我膽怯,更不懂微言大義。今天這有理說不清的年代,欲辯,只怕更失言。

只得發願,每天好好的活,做好心,做好事,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甚至無意義。

因為我再不懂怎麼回應。

只能不讓自己窒息。

2021年7月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