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低頭抄筆記。徐詠璇,信報


問:I beg to disagree——We agree to disagree——中文怎譯?

中文,還沒有這個概念吧?Crossing swords是相互砥礪,擦出智慧火花,有武士相敬之意,但格劍的風度卻不是華人文化,我們頂多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跟着便是唇槍舌劍批判,你死我亡,沒有真正欣賞反對意見的珍貴和難得。

Norms,常規。代表了一個社會的價值、習慣、禮數,契約與潛意識。日本人點頭彎腰鞠躬,不代表一定同意;印度人常搖頭,不代表不滿。

上月,深圳特區四十年慶祝,習主席四十分鐘講話,台下,直播見坐第一排的香港各高官,密密低頭勤寫筆記。大抵這是慣例,所以台下第一排放了長桌,方便抄寫。

官式演講,在香港,觀眾慣靜心聆聽,正襟危坐。當然,現在也慣撥手機,甚至Google台上發言fact-check。立法會議員被揭或者回覆私訊,手遊打發時間也是有的,而我們在大學讀書,也慣了抬頭沉思,一副聚精會神專心聽講的模樣,偶爾寫下兩三個keywords。最重要是eye-contact。不能不眼看講者。

有解釋說,在內地,在鏡頭下,如不跟大隊,會被視為標奇立異,大不敬!官場習慣是抄筆記以表示眼到心到手到。在內地,尊卑分明,講紀律,服從領導是要旨,不求創意或獨立思考。遑論開放、敢言、無畏、自由奔放!

風災雨災,領導巡視,必定「責成」官員提高防禦。其實何須責成?「熱烈歡迎」,在香港不必列明「熱烈」……

GBA要融合,文化鴻溝該怎樣拉近?

2020年11月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