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情顧問。徐詠璇,信報


如果要發展下一個事業,我想我可以做一個稱職的青年愛情顧問。

跟年輕朋友論時事,有時太傷感。但分析感情轇轕,甜的大家歡喜,酸苦的一起分憂,盡付笑談中。沒有解決不了的,真開心!

作家阿濃許多年前曾經告訴我,他跟暴風少年邊青姑爺仔,只說一句:「你這樣,永遠不會找到真愛!」少年瞪大眼問他:真愛是什麼模樣?阿濃便會神秘地笑。

情感學,可以追溯至政治經濟這種那種主義,但皆紙上談兵,受泛學術羈絆。

愛情這科,說難不難,只求分辨真情假意,初心與赤子之心。文學裏,讀透紅樓西廂西遊三國水滸,詩經唐詩宋詞元曲,再讀神鵰書劍,當知情為何物。再來莎劇濟慈,或者雨果狄更斯戰爭與和平,大時代小宇宙,便知道不易受騙。感情中的義理,偏偏不是科學實驗般容易推敲實證。Emotional Logic,Emotional blackmail,Emotional Politics。

當世人常以「理性」為上,以為「感性」是情緒而已,卻是污衊了愛,低估了情的動力。

電視台搞真人騷造星,這個在鏡頭前流淚,那個抱頭痛哭,這情有多真?不忍看他們情感被出賣,被鏡頭誇大。消費眼淚,已是等閒。這真真假假,可是不是連他/她也不再懂得分了?背叛了自己,欺騙了世人。Showmanship,是演藝界,也是政界首本戲。

Dating Game只是膚淺刺激。愛情,是成長,是頓悟。由基本的信任到深層的相依,轉化為「吾因愛汝而愛天下人」的同理心與大愛。有工開?搵我。

2020年12月1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