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禁止強制退休?徐詠璇,信報


二○一九年後,世代之爭更白熱化。後浪推前浪,但怎樣「推」才不是排斥?是否要像《楢山節考》,「老」的全部要消失呢?幾多歲才算「無用」呢?牽動許多神經──尊嚴、尊重,傳承、承擔。

政府有一個青年發展委員會,也有一個安老事務委員會。大抵兩者應一起開會,對拆。

港大經管學院「香港未來經濟」論壇中,有一節談老年人口與貧窮,另一節是教育、不平等與社會流動,其實可以關門爭辯三日兩夜。

「五十歲是事業高峰,累積了豐富經驗,五十五歲或六十歲要退休,是年齡歧視。現在很多職場都不聘請五十多歲的了,是否應該立法禁止強制退休?Mandatory retirement is illegal!應該推廣ageless employment!」好像是林正財說的吧(如引述不準確是我的錯)。

台下一陣小躁動。反正在港大,副教授六十歲便要退休,正教授才有資格申請延至六十五。當美國沒有退休制度,教授可以八十多歲仍留任時,香港要搶國際人才還怎有競爭力?

的確,社會愈來愈複雜。太年輕,會不會不夠人生歷練去應付壓力,隨時會爆煲?

我不記得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在台上怎個回應了。當然,他也立即提醒大家,那些後浪會惱恨老人阻了晉升機會,長期霸佔高位……是否應該推廣「自由退休」?但這又是怎樣的自由?

在碎片化的世界狂飆中,怎樣攝取銀齡的智慧,綻放青春的火花?在破舊立新的亢奮之中,怎樣才不會排擠踩扁其他人呢?怎樣才可以保存那點人性永恒的真善呢? (謝謝你告訴我什麼是大學.三)

2021年5月1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