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伯伯慈與善。徐詠璇,信報


「雪糕伯伯辭世,毗鄰中學盼永擺雪糕車紀念。校長:佢係靈魂人物。」

二○一七年的報道,我借來作「慈善事業」的課堂研習個案。如果有中學生建議豎立雕像,你怎看?

伯伯在石硤尾龍珠街擺賣逾六十年,見證區內莘莘學子成長。黃伯離世,享年一百零二歲。毗鄰的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校長何力生說:「伯伯與歷代師生關係密切,早已是學校一分子,校方已向他的家人表達深切慰問。希望將雪糕車放入學校永久擺放,但現時要了解擁有權誰屬。」

有人味,有情有義,才是香港。這情義情誼,對Giving——慈與善,捨與取,又怎個扣連?這一直是我探究的課題。我教授的碩士班同學分兩組角色扮演——你是中學生會有什麼倡議?你是校長又會怎個反應與選擇?

集體回憶,人文情懷——怎樣才是合適的,可以經年月考驗,不流於造作誇張的表達?

城大張楚勇,當年這樣寫:「雪糕伯伯對瑪利諾神父學校的楷模作用,勝過不少教育同工。今早我和太太特地去向逝者致敬。」校友會辦了追思會,讓二百名舊生和街坊聚首悼念他。孩子視他如歡樂叔叔。何校長說,「雪糕伯伯代表了堅持、敬業樂業及自食其力的香港精神,希望可以將他的精神延續下去。」

我今天的學生也不賴。以校長身份循循善誘的一組,告訴學生紀念方式也是一個大家學習的機會,想想伯伯代表什麼,希望我們做什麼。結論是放棄建一個雕像,也不要設獎學金,而是定下一個「雪糕日」,大夥兒在歡歡喜喜享受雪糕時,細味他代表的精神、愛和盼望。

2021年9月1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