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冷血與人性。徐詠璇,信報


「一二三,木頭人!」等於我們的「一二三,紅綠燈」。兒時遊戲。不過在韓劇裏,輸的人立即被冷血射殺,腦漿迸溢。

在遊樂場的繽紛喜樂陽光燦爛藍天白雲下,殺人。參加者都是邊緣人,走投無路的失敗者,負債纍纍被追殺;有高材生,也有一臉冷酷厭世的脫北者。

舊回憶,最純真年代的最無憂時刻。《魷魚遊戲》卻是淘汰賽。在最沒有防備最善良純真的兒童樂園,在《天鵝湖》的古典音樂引領下,進行最血腥兇殘的殺戮。一身紅色束衣的執行官手持機槍,沒有臉,只有引人發笑的△○面具。這些殺人機器,也原來只是年輕人,清白的年輕臉蛋一旦曝光了也立即要死。殺無赦,很公平。

四百五十六個失意人,無意中參加這個淘汰賽。「民主投票」後,為了爭奪這四百五十六億韓圜的大彩金,竟自願重返,甘願受虐,反正在外也是活在地獄裏,活得像狗。踏着別人的手和頭衝刺,推別人的身軀作擋箭牌。槍彈血肉齊飛時,音樂是Fly Me to the Moon。血腥浪漫的強烈對比是戲劇慣用了,由Godfather開始,黑幫屠殺是神聖的教堂風琴,最聖潔的詩歌和意大利歌劇優雅伴隨。

人性,是主角有一丁點錢時買了魚,路過也分一份給小貓。人性是沒錢也為南亞工人付車資。

人性,是被迫玩椪糖遊戲,要限時把糖餅上的圖形完整挑出來——圓形當然最易,傘形便難上加難,一不小心碎了便立即槍斃。主角發現舔着椪糖可以融化圖形,於是滿頭大汗的拚命舔,其他人見着也急忙模仿——大群男人蹲着趴着拚命舔一塊糖餅以求活命的荒誕。

尊嚴?

2021年10月4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