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愛迷思。徐詠璇,信報


每年萬聖節,都有孩子來我家叩門要糖。我記掛着一張臉——他披着高領黑袍,跟其他孩子一樣扮吸血殭屍。不過他有點靦覥。細看,他的臉有點扭曲,可不是化妝,而是真的。由大人抱着,他自然的混在嘩鬼當中,有這麼一個日子,他自在的跟大夥兒玩。

香港愛玩。

Halloween樂透了,不分年齡扮鬼飲血吃眼珠,蘭桂坊是勝地,每年一次瘋個夠,生命抗爭,嚇死人,壯壯自己膽,回頭再與俗世惡鬥。今年「魷魚」主題,不論中、西、菲、印,只揀紅裝或綠裝cosplay, 人人明白這暗語,大家同病相憐,惺惺相惜,心連心。

小孩再出動——新年逗利是,復活找彩蛋,中秋是燈籠,現在是以小鬼隊姿態逞惡要糖。前晚他們來敲門,我家沒準備糖果,沒有應門,小鬼把我家大門上的南瓜裝飾除下來扔在後樓梯。家人不滿他們的無禮,我聽着倒是一笑,Trick or Treat嘛。

或許是因為我溜了去炮台山東區海濱公園,驚喜這city of lights的嫵媚。因為不好找,所以不擠擁,父母帶着孩子,白雪公主裝或惡魔裝,成年人悠閒的,孩子熱切的,來到海旁蹓躂,踩scooter。木長凳有設計有品味,現在掛了簡單燈泡串,再添一隻大蜘蛛,襯着對岸華燈。Victoria Harbour十五個字母巨型裝置任人穿越,驕傲的展示香港之光。長長的防波堤成了情侶、族群聚集處,涼風颯颯,附近有特別設計的木長排,可以集體仰臥看星。

回程時在堅尼地城見着一對孖仔穿着全身恐龍衣,輕塑料的一雙假腿幽默的吊在兩旁。小孩像飄色巡遊般興奮,攜着一小籃糖果找人交換。途人搶着拍照,媽媽識時務的讓開。

2021年11月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