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毅行》,徐詠璇,信報

何鴻毅先生,父親是何東次子何世禮將軍。

「我的童年與少年時代,是一個閱歷多姿卻又感官豐富,令我感到神奇而略為茫然的世界。我謹以我的經驗,與何鴻毅基金一起將我的故事,我的感受,我的理想,獻給香港。」

每頁每字,一幕幕的香港奇幻。

何鴻毅,是一百五十年前經由歐洲荷蘭漂洋過海來到香港的一位冒險家的第四代後人,是半世紀之前香港開埠以來第一位國際企業家和慈善家何東爵士的孫子。移居溫哥華二十年,何鴻毅遺世而獨立。他的今生故事,「薈萃了東方風起雲湧的一卷悲欣交集的前世奇緣」。

「何東與香港共富貴,同血淚,何東家族也與香港同憂戚,共興亡。」十九世紀初一個荷蘭猶太裔浪人Charles Bosman,來到這漁港——三面環海,一方背靠中國,煙波浩瀚,「是機會的天堂,希望的夢鄉。」他自我介紹來自荷蘭,香港粵人指點將「荷」去其草頭,有了粵人姓名「何仕文」。生下兩子,何東與何福。

「多元和自由,很早便寫入香港城市的基因。」但今天的我們也許不覺察,十九世紀的英國種族思潮嚴重,雖然香港國際化華洋雜處,但猶太人固然被歧視,混有歐亞血統的人不被英國視為同類,而基層的華人又覺得他們不是純粹的中華兒女。於是英國白人對他們的歧視,更甚於基層華人背後的私議。

「因此歐亞混血族群從小就知道天降大任,為自己的文化身份焦慮謀求定位。在感情上,反而大多認同政治積弱的中國。對來自英國上層的權力歧視反感。」二〇二〇年的今天,香港再有身份困擾,地緣政治衝擊,國際化的迷思,更是百般滋味。

「億萬華嚴隨臆幻」——何鴻毅先生親述家族故事《千山毅行》,百年史詩,與香港環環緊扣,每一節都是燦爛樂章。

2020年10月2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