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生存!徐詠璇,信報

昨天感染百宗。疫情下哀鴻遍野,大家也開始疲勞了——有公務員工會要求額外寬免公務員薪俸稅以振軍心,被譏為奇想;有花店因為政府取消年宵市集而要求賠償,被指是獅子大開口……

「我要生存!」

新聞中看到酒吧業界舉牌,要求政府盡快給予復業,竟然立即心酸。

「飲酒在香港是文化……我們願意跟隨政府限制。」協會諮詢過業界,有七成半願意安裝「安心出行」,勸客人入店前先掃碼。協會願意負起責任督促,否則到過年後多一至兩成結業。他們的理據,跟許多香港各行各業沒有非常大的分別。

但他們的誠摯,又特別打動人。

酒吧業,不比金融,甚至物流、飲食業,一直不被重視,只當可有可無。但這下子,你感覺到他們的基本尊嚴——工作,就是尊嚴。有男人紅着眼說,孩子在家一天到晚只穿校褸,因為沒錢給他添衣服。

阿祥的酒吧第三次停業,一停便是個半月,每個月虧蝕數十萬元,「還要無了期,不知何時重開。」不少食材過期便要棄掉。

協會副主席說:「我們不介意做爛頭卒,勸喻其他酒吧。我們明白有些客人對這事會反感,但相信客人是理解的。我們酒吧業過去已停足足半年,長此下去會很難生存。為了生計,都要取捨。」

或者,一年下來,我們都麻木了。每個角落都有困難。疫情,叫我們忽然留意身旁的人,防疫抗疫基金如杯水車薪。

海洋公園轉型,有政府全力支持。

平常我不去酒吧,不過如果他們復業,我也該去一趟吧?

2021年1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