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雀英雄與阿佤山。徐詠璇,信報

藝術節開幕《樂旅中國》,我堅決不看網上,因為手機很難有好的音色,而偏偏中樂集體演奏,似乎不及西樂的和諧,現場會較真。而因應疫情音樂廳不到一半座滿,於是更覺privileged。

《流水》,伯牙鼓琴遇知音。有時,古琴獨奏反而感覺那寂寥高雅。《藍音》,「藍調像苦酒,南音像煙縷」,高世章的實驗作品,我發覺我較傳統。《莊周夢》低迴,大提琴想起馬友友。

亮點應是香港中樂團委作,世界首演的《打雀英雄傳》。首一樂章乾坤大挪移,雲外一聲「雞」,文案寫道:「各路英雄,猶如進擊的獵人,各出其謀,在雀枱上運轉乾坤。幽玄的尺八以其氣爆音及奮進的音聲,為故事展開序幕。此曲借用北京詩人梅堯臣的一句詩作,展示英雄們皆以「聽雞鳴」(叫糊)為目標,施展渾身解數。」

原來這麼深奧!尺八的確很有味道。作曲家陳明志專注聲音本體,時空效應及戲劇思維,這個不簡單。香港人琅琅上口的許冠傑版「六嬸三太公/大眾開枱啦面似蓮蓉」入曲,大家會心微笑,但嬉笑之餘要更高一層,才保得住那深度底蘊。博弈文化要展現哲理,就不單是「輸光唔使興」了。

因為麻雀文化的通俗性,要「脫俗」就特別不容易。第三樂章念白「南無阿彌陀/大捨大得/小捨小得/唔捨唔得」好險!第四樂章「一條龍呀槓上花滿地開花頂呱呱/大相公呀小相公/無陰功」,rap得勁,樂師念起來戲劇效果卻含糊了。竹子定律、荷花定律、金蟬定律,都隱沒了。

壓軸是郭文景的《阿佤山》,是踏踏實實的滇西土風,粗獷沉鬱撼動天地。這,乍見中樂天地的恢弘。

2021年3月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