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祥與沈三白。徐詠璇,信報

年輕朋友居然喜歡林子祥,但無非是《敢愛敢恨》——

「個個說我太狂笑我不羈/敢於交出真情哪算可鄙!」又或者溫柔的「每一個晚上我將會遠望/無涯星海……」

我問:你記得這幾句嗎——

「有了你開心啲,乜都稱心滿意/鹹魚白菜也好好味」——《分分鐘需要你》。

就竟有沈三白與芸娘的餘韻。

小伙子當然不知道《浮生六記》,立即Google。其實,如果當年這不是我們的中國文學課程範文,這也許不會一直印在我心田。

於是,教訓一:中文重要,Syllabus重要,故事重要,經典歌詞更重要。這就是人文,這就是生活。

沈三白,一生潦倒清苦,但與芸娘相廝守,家徒四壁也是歡喜。《閑情記趣》,便有一章是在破房子裏,兩人看着蚊子竟然樂也無窮,「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又留蚊於素帳中,徐噴以煙,使之沖煙而飛鳴……」

「余之小帽領襪皆芸自做,衣之破者移東補西,必整必潔,色取瞄淡以免垢跡。」

沈復是「余性爽直,落拓不羈」,秉承中華文化傳統的淡泊明志,澄靜素雅。

日前讀報,有調查指「收入愈高愈感家庭快樂」,這結果不出奇。受訪者一千三百人,可能已經是biased sample。家庭收入五萬元以上的,應該是按理較懂得安排生活與解決困難(即resourceful)的人,所以會較輕鬆,較少煩惱吧。但樸實無華、淡泊明志的傲骨,又豈會單單是收入可以反映的呢?

2019年3月2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