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間彌生——是你?是我?。徐詠璇,信報

草間彌生與村上隆,在香港,無得輸。他日我老了,也願找個火焰紅色假髮,學做草間。

水銀瀉地的裝置,《雲》,在幻變的晚霞下,透過M+落地大玻璃與香港故宮遙遙呼應,最古代的典藏,和最當代的熱潮,調侃着「我來了!」逾二百件作品,「一九四五年至今」。要做草間很容易,就只在於你不夠癲,或者活得不夠苦!

現年九十歲,這位所向披靡,拍賣行捧為「波點女皇」的她,聽說仍住在精神病院。港鐵朋友說:車廂裏的黑色圓點圖案、高矮南瓜怎樣擺置,也要一一徵詢她的同意。世界盃在卡塔爾開鑼,她的經典雕塑亮相伊斯蘭藝術館公園。

徵詢她本宮?她團隊?經理人?誰在出主意?她被譽為「拍場上價格最高昂的在世女藝術家」,而轉手價一直上揚。不要嫌她商品化。

她有多少權力主宰自己的前途、財富,甚至健康?她算精神分裂,一生屢次自願入住精神病院。她是病人,還是大藝術家?這裏面又牽涉多龐大一個法律和醫療團隊?誰在保護已年邁的她?

她充滿生命力,「希望與重生」,正中今日的抑鬱與迷失。《圓點執念》,何嘗不是大家天天呢喃的「初心」?「當我們以波點抹走造化和自身,我們在愛中消融自我」……「自殺之後,我的神經無息地散落地上……那些顏色盡失的已死神經再生的瞬間,披上美麗鮮艷的色彩,蔓延到永遠的無限,前往虛空盡頭的宇宙。」「我以一種彷彿即將死去的心志工作;這些作品就是我的全部。(草.二○二○年)

2022年11月3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