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和脆弱只差一道門。徐詠璇,信報

記者黃雅婷,在廢墟中看到光。

「每次在示威現場,見到脫下面罩休息的臉孔都會心下一緊──除下防具的他們如此年少,孩子一般的眼睛曖曖含光,臉上帶着不屬於青春的蒼涼與悲憤,社會在這個夏天給了他們難以想像的一場戰役。六月十二日,是世釗人生裏頭第一次聽見槍聲的日子。

「那下槍聲似乎打響了他的勇氣和決心,人們逃亡一般的畫面叫他畢生難以忘滅:有人頭破血流倒在地上;許多人在原本繁華的路上逃生驚呼,場面如同戰場;他只能模仿喪屍電影的主角,不要命似的,努力保護身邊的人,並不停退後。熟悉的城市景物這一天在他眼前土崩瓦解──他知道自己不再是個小孩。

「『那天過去以後,我不停參與不同的運動,叫自己習慣了那種強烈的崩潰感覺,我跟自己說,這些東西始終是要面對的,由和理非,我學習走向前線。』回家他開始發噩夢,有時夢見被人追打,一時剛夢見自己坐在家中打遊戲機,白晝見到的衝擊畫面不過是遊戲的內容。

「平日經過那些曾和警方對峙過的大街,他會顫抖冒汗,感到不安。『在外面可能很大膽做了許多事,但回到家中就會開始害怕。』」

聽着,你明白這個城市為什麼幾乎崩潰,年輕人為什麼幾乎瘋狂。無畏無懼和脆弱,只差一道門。

「他去了趟沖繩的宮古島,去看他喜歡的海。當陽光照在與那霸前濱沙灘的時候,海上片片粼光,令他不期然想起維港的晚色,海上斑斕的紫霞。」我想起七月一日之後倉皇逃去台灣的青年。

珍惜香港——珍惜每一個,包括年輕人。(下)

2019年10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