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兒偈。徐詠璇,信報


《琉璃火》的忠實讀者,當會記得麟兒。

日出日落,時光荏苒,現在他已經是比我高出一個半頭的年輕上班族。

早上,雖然太陽出來,但依然有煩惱。我說,工作很惱人!他說,好啊,enjoy!將來退休了,沒有了工作壓力,沒有了煩惱,回頭就會懷念這些日子了。

我又會說,這陣子,見着香港許多轉變矛盾,有時也會氣餒。這麼多人還嚷着要移民!

他淡然說:那你愛香港愛得不夠深了!要擁抱一切轉變,大膽迎上去!

他又告訴我一個故事:他一向都能快速入睡,唯一死敵是蚊子。有蚊子,便要格鬥。好不容易消滅了一隻,誰知還有不止一隻。

他裝睡,蚊子一直不出現。

拉鋸着,卻竟然已是凌晨三時,於是昔日畢業的自己充斥腦袋,似是昨天的事,眨眼間已是多年。今天,投身社會,一直拚搏,有達成的目標,但也有失去的光陰。總會有喜悅的時間,也都有無力的時候。百感交集衝擊,幾乎整晚就報銷了。

聽到這裏,他的朋友這樣作結:

喔,纏繞你的,不是房間裏的蚊子,而是你的心。

嗯,雜念,難道就是心中的蚊子?

於是麟兒決定:把蚊子留在房間,自己到廳睡去。

也是辦法。

記得小時候的他,一個晚上,在碌架床上格暗暗啜泣。問他幹嗎?他說讀《紅樓夢》,見當中人物由熱鬧繁華的大觀園到後來破落散敗,看着難過傷心。

今天的麟兒,倒學會安慰人家了。

2021年9月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