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很吵!但很治癒。徐詠璇,信報


我家附近是大學體育館,對面是露天足球場、網球場和壘球場。

這一晚震天價響,探頭一望,原來是利瑪竇堂贏了波。神氣的紅衣與白衣,才幾十個Ricci Boys罷了,但唱起歌來整個山谷都迴響着。一首Victory Song勝利歌,會變兩首,層層疊疊呼應着,就像是幾百人在大合唱,雄赳赳的。

勝利,是暢快痛快的,尤其在這個鬱悶年頭。

忘憂的青春。

此起彼落,不遠處的壘球場又再有歌聲,調寄Rock My Soul,男女合唱。山鳴谷應。

這趟我分不清是哪個舍堂了,抱歉。

大抵是附近居民 太多抱怨投訴(很多是港大教職員呢),所以賽事晚上八點半就結束了,球場很快回歸寂靜,看台上了無一人,都回家了。

日復日,年復年,生生不息。一代又一代,由儍憨憨一臉青澀進入校門,到一半自信一半忐忑去闖蕩世界。朝陽,每天就在海上升起。

我喜歡看他們狂熱比賽。每次聽到他們狂呼,我便衝去露台,遠遠盯着,不自覺的加入興奮,我也想歡呼大喊,不過沒資格了。

後來有同學告訴我,今年好像Ricci所有New Ball都贏了! 我怎懂得什麼是New Ball?只知他們就是贏——贏——贏!輸了再戰,搏盡無悔!

看着他們幹勁沖天,感受澎湃生命力。

年輕就是尋覓、求索、成功、跌倒,跌得口腫鼻腫,骨碎心碎。但看看左,看看右,一起拍拍身上灰塵,抹去口角血痕,再站起來。

今天潮語,叫「很治癒」!

2021年5月1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