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巴斯光年。徐詠璇,信報


當博物館館藏捲入熾熱的政治爭議以至全球地緣政治中,當藝術自由與政治敏感交叉感染,當事情發酵得太快以致子彈橫飛躺着也中槍——有人寧願回歸田園,種瓜種菜的踏實依靠泥土。

然後酒吧業在哭叫救命,有旅遊界頭頭說,不如轉介員工去防疫中心工作,他們善於排解客人糾紛,另一個頭頭立即說不可能,因為是另類工種……

想像力,一下子給打了一記悶棍。

有兩歲小孩下飛機時,遺留了他心愛的「巴斯光年」。我和你或許沒什麼強烈感覺,但巴斯光年是今日小孩的好夥伴,抱着睡的好朋友。母親只得安慰哭得傷心的兒子:巴斯光年去了執行太空任務!

航空公司職員Jason在機上拾到巴斯光年,更在公仔的靴上看到Hagen的名字,幾天後,物歸原主——小Hagen收到的,不單是完整無缺的巴斯光年,還有他在「西南航空」各個站的照片,展示他的工作流程,更附有「親筆」信箋:「致哈根指揮官:我很高興能在完成任務之後回到你身邊,我早前在小石城機場的航站探險,附上冒險旅程的照片。旅途帶給我許多啟發,但最感恩是回到我夥伴身邊。  你的老友巴斯光年」

母親當然感激流涕:「這個世界充滿善良!有人願意為陌生人做這件事,對我們來說的確是意義非凡。」

巴斯光年本來只是個玩具。但在《反斗奇兵》,在電影裏,他卻堅信自己是一個真實的宇宙巡航員。

在慌亂的日子也不要失去幽默感,不要白白被鎖着。有朋友看到Johnnie Walker的大標板:「There’s a reason why Johnnie walks ——Don’t drink and drive.」朋友立即興致大發——「Uber應該立即在旁邊登一個——You can drink! Just click us!」

憑幽默和好心衝破藩籬!

2021年3月30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