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怪眼螢。徐詠璇,信報


記者很可愛,會提醒我們一些大家容易忽略的事——而許多小小的事,加起來,遺忘了便砸了世界。

「豎路燈擾繁殖,獨有螢火蟲或滅種」。

《明報》頭版,竟是螢火蟲,有驚喜。當政治新聞鋪天蓋地,可以仍關心地塘仔、大埔滘,仍努力細心細緻的愛這個城市,真好。何況「鄭凱甄怪眼螢」,記錄了一則香港人香港情的閃亮故事。

鄭凱甄是文員,二○一七年無私地,將三分之二的肝臟捐給一個陌生人,因為病人急需肝臟移植。她的簡單直接,毫無粉飾毫不造作,當時引發近萬人登記捐器官,後來幾番波折,有醫院做錯,病人拖延再次接受屍肝移植最後也離世——折騰再折騰,凱甄卻是無悔、坦然,沒有半句埋怨。這高尚純潔,令我這個自以為很了解香港的,也十分驚訝,大都會的真情深度真不簡單!

其中還有一個插曲,她手術後在瑪麗醫院時,有善長送上十萬元「心意金」讓她買食物補身,但她和家人斷然婉拒,立即轉送香港肝臟移植協康會,鼓勵大家捐贈不應有任何利益轇轕。在一個國際金融都會,對金錢,可以有另一種詮釋!

一年後,昆蟲學專家發現新品種螢火蟲,便以鄭凱甄命名,這是香港人的浪漫。今天,她安好,真好。

《明報》記者馬耀森,報道鄉郊工程忽略了螢火蟲畏光的習性,譬如在大嶼山地塘仔興建四支路燈,卻可能令新品種螢火蟲滅絕。其中可能官府部門之間欠周詳協調,譬如漁護署敏感度不足。

在石屎森林中,太多的大石硬物,砸死溫柔的情愫,逼死擠死怪眼螢。微弱的閃光,我們得好好保住,托在掌中,珍惜!

2021年3月2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