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年輕人就沒有教會。徐詠璇,信報


「沒有年輕人的教會,是沒有將來的教會。」新聞傳來響亮的聲音。

沒有年輕人的大學是沒有將來的大學。

沒有年輕人的香港是沒有將來的香港。

看似輕易的一句話,千斤重。

晉牧禮上,有湯漢,有陳日君,有特首林鄭月娥,前特首曾蔭權夫婦。

新任命主教的周守仁表示,感謝容許他與大家同行,這是他的福份,「是哪裏修來的福呢?」

耶穌會修士慣苦難,不忘記貧苦、被邊緣化或被遺忘的人,登上教區主教座位,周守仁承諾全心、全力、全意承擔作為使命。

今日聽來,又特別動人。權力,是許多人夢寐以求急於爭奪的了,但這份無私的責任與磨人的承擔,你肯扛嗎?

答記者,一向是最惱人的事。周守仁小心翼翼,避過圈套但也誠懇真心:溫和?包容?「溝通需要各方面都有誠意,放下自己的堅持,每個人都有他的核心價值,但價值內也可以相遇。」

很佛呢。同日報章更顯眼的標題,是被控暴動者其中一個認了罪,但自辯「無愧於心」,還引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暴動,是不被傾聽者的語言」,和毛澤東的「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這結,怎麼解?

祈禱。他願聆聽、交談、為修和為共融祈禱。他曾說,願意擔當橋樑——更明白橋就要給人踐踏。他謙卑。

問香港是否有將來?他以長頸鹿作比喻——不要被現在的情況框着自己的看法,要「望遠一些」。噢,主教說的「年輕人」,就是「信望愛」,讓我們都做長頸鹿,翹首以待,優雅的看得更高更遠。

2021年12月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