鰂魚涌的南音。徐詠璇,信報


在鰂魚涌公園,兩排棕櫚樹,剛直的闢出人間小路,抗拒附近混凝土高廈。旁邊樹蔭下,傳來清濯古韻,堅定的南音。

不喧鬧,沒有人群集聚。只是星期日早上的閒情。專心誠意的,有樂師彈琵琶,吹洞簫,有二弦、拍板。絲竹相和,執拍者歌,弦友們吹拉彈唱。

樂譜寫着《南曲選樂工尺譜》,泉州市工人文化宮南樂社編印。這次不是悲情的地水南音《客途秋恨》、《霸王別姬》或《男燒衣》,而是《正更深》。或許在秋高氣爽的這個早上,更沒有絲毫抑鬱。

好驚訝的發現。最窩心的是,不必跑到西九博物館或文化中心的殿堂,就可以親身浸淫在那民間氣息。好感動,好香港。

唱完了也不必掌聲。

領唱的陳太,就住在北角,其他弦友也有老遠從將軍澳跑來。一個背囊,一瓶水,一袋白麵包,隨便擱在樹下。沒有錢銀轇轕,不必計較。

在這叱吒風雲國際金融大都會,在今天地緣政治吵得轟烈,倒容得下這麼一小方幽靜。陳太是福建人,她的朋友都只專心彈唱,不多語。

星期天,我們本打算尋覓一下香港,本打算去炮台山海旁新落成的「東岸公園」,尤其那活像杜拜塔的防波堤朝拜一下。卻迷了路,到了北角碼頭,看着魚市場開始忙碌,另一角卻有人在放生頌禱,然後又有發泡膠回收的小機器房,抬頭赫然是「海璇」兩個大字,傳聞中好大名的六萬元一方呎豪宅。一切新新舊舊的不協調岔着步,卻又一起發生一起共存。

一個早上,一點一滴的發現香港。我就從來沒有抱怨不能旅遊,恕我愚鈍,一個小香港我仍未了解個夠。

2021年10月2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