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娘則文化娘?徐詠璇,信報


乸型。

葵花寶典——我們最熟悉的——金庸小說裏的絕頂武功,《笑傲江湖》中的秘笈。東方不敗曾說,「我當初當教主,那可意氣風發了,說什麼文成武德,中興聖教,當真是不要臉的胡吹法螺,直到後來修習《葵花寶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諦。其後勤修內功,數年之後,終於明白了天人化生、萬物滋長的要道。」據說修煉前必須自宮。否則立即慾火如焚,登時走火入魔,僵癱而死。

正正邪邪,對對錯錯,是另一掙扎。

最令人拍案叫絕的經典演出,是林青霞的東方不敗。她的絕美嬌柔,正好盡顯這個角色的矛盾與張力。這才有戲(一九八四年周潤發版《笑傲江湖》,演東方不敗的是江毅,後來還有劉紹銘)!說這麼多,是想探問一下,「娘炮」有沒有錯?有沒有限度?

「少年娘則國家娘」,看似對,但全人類都一個樣貌,也太板了吧?也不可能吧?藝文,要跳脫機靈,創意沖天,內地近日雷厲風行規管娛圈陋習,有其基本社會規範道理,譬如粉絲集資為藝人慶生,要在外國報章登廣告,短短一個小時已籌得二百三十萬元人民幣,雖然民間自發,但此風不應長。

在小小香港,我們娛樂圈慣了自我制衡自我完善,太過分自然會有反對聲音,偶爾熱爆尚可平衡。對於乸型、camp、美少年,以至現在的「娘炮」,我們都以自由奔放做起點,以大眾輿論作繮繩。水清則無魚。在文化領域馳騁創新天,更要大膽奔放。

Gender Studies近年大熱,其中探索個人身份、社會規條、對錯傳統、價值激辯,一切豈只是「邪」或「男生搽眼影」這麼簡單?

2021年9月2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