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苦.鐘聲。徐詠璇,信報


感恩,近日成了動詞,常聽見朋友對人說「感恩你!」

冬至,今年特別冷,快到聖誕,我們的小城需要多一點溫暖。

坐計程車,下車時順道免找。譬如四十一塊,就五十元好了。師傅通常有一點歡喜。還未到農曆年,香港人不慣多說祝福語,晚上不說晚安,日間不說日安,最多只有「早晨」。但如果不吝嗇,加一聲「身體健康」,或「大家平安」,滿心暖暖的,就是在這個慣快節奏不囉嗦不濫情的日常,在這奇奇怪怪未到末日但令人分外煩躁的時刻,來一點共生的溫馨慰藉。

也有額外給了許多,但師傅沒有反應。想是他太多心事,又或者他也不知所措。一笑。總之大家歡喜。

早上,參加了佛學講座,談「滅苦之道」。愛語,利行,同事、布施。單是愛語,這兩年來身邊便少了,只有狠毒怨恨攻訐猜疑。

每天上班,原來是修煉場。同事,也就是一同做事的緣份。一起修行,活出生命。能把佛法的慈悲和智慧融入現代生活,度一切苦厄,便好。慈心與樂,悲心拔苦。

見着許多「魔」,都說要做英雄,當知貪嗔癡多可怕。不過師父說,有魔才有佛,才有菩薩。聞而成慧,思而成慧,無所住,無住慧。聽講後,出來見和煦太陽下,有人在舞太極劍。

跟着到聖約翰大教堂參加喪禮,教堂內奏起管風琴,聖殿外鐘聲在冷風中蕩漾,敲開了心靈深處,喚醒了沉睡的寧謐。

聖詩班唱着Ave Maria,聖潔的音符飄蕩在空氣中,沒牽掛。

告訴我,要勇敢的,好好活出新的一年。

2020年12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