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的最大考試。徐詠璇,信報


IB狀元見傳媒,有幾位聲聲說留港,怎麼我又鼻酸酸眼濕濕?

男拔萃有十七個狀元,但這與我何干?搞不好還心生妒忌──你們出身好家底好學校blue blood叻爆,so what?只會更顯得我低微攀不上。

狀元怎樣讀書,疫情下要自律……這些都不再是新聞。年年都有狀元,年年都是同樣的勤讀書均衡飲食心理健康。

一個說視港為家,幾個說疫情更增使命感,要回饋社會,要留港讀醫。聖士提反女狀元說:「時局好壞都想留港來見證未來。」另一個要讀工商管理及法學BBALaw說,有選修歷史的她形容現時正值香港發展的重要轉折點,「借古鑑今看到法律有助推動社會發展。土生土長,對香港很loyal,希望貢獻。」再一個說「有責任回饋,貢獻這生長十七年的地方」。

有男拔狀元要赴英國讀政治及國際關係:「香港對比二○一九年變化很大,但亦存在許多未知之數,非常希望未來可以回來貢獻,始終想幫社會的人。縱然有《國安法》,『愛國者治港』等,但相信學生仍然可以在新時代找尋各自的機遇。政府與市民關係差,也撕裂也懷怨恨,希望政府正視問題重新出發,香港仍是充滿生機、值得期待的地方。」

不自私,不自大,沒有沖昏頭腦,有承擔。

十七歲的青澀少年道出,更令你起雞皮疙瘩,感動。是他們百分之二百小心?是他們在大喜之日,自信爆棚,但深明自己是頭條人物,所以更明白面對傳媒不能忘形?

考個狀元不難,見記者而不會一地玻璃便難於登天。或會過火,或易被誤傳誤解。

當然,有犬儒的會說,你看,連狀元也要小心,不講真心話了!

2021年7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