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哥:無厘頭歡笑。徐詠璇,信報


達哥公祭,竟然有逾百人在殯儀館外手持鮮花排隊等候。他們不是來看周星馳、劉德華,而是專程來送別這個笑匠。香港人就是這麼單純可愛。

無厘頭笑了三十年。

《狂舞派3》導演黃修平,在影院謝票,有點激動的說,要拍跟時代貼近的電影:「所以我不會拍喜劇,現在怎拍?」

修平你錯了。香港,現在就最需要笑,最渴望笑,肆無忌憚的狂笑。誰能引爆笑聲,誰便得天下。

《少林足球》,原來已經是二○○一年。

TVB現在深宵重播的《他來自江湖》,是一九八九年製作的。三十多年前的爛gag位,依然叫人拍案叫絕。當時的主題曲叫《明天仍要繼續》。

華人,不是特別懂得搞笑的民族。我們的文化,是溫文、樸實、拚搏、勤懇。嘲弄別人以至自嘲,嬉笑怒罵以至放浪形骸的狂笑大癲,都不是我們慣例。

或者是頭巾氣,或者是儒家或假道學。

當日周星馳帶頭掀起「無厘頭」風,吳孟達忽然由正劇的正經八百演技解放出來,一老一少的神奇chemistry火花四濺。中國傳統的相聲,他們快拍唱和,比經典的Laurel and Hardy更叫絕。「周星星」的機靈放肆大整蠱,碰上「曹達華」的低能、低俗、佬格。《逃學威龍》至少洗了三十年香港(以至內地)學生的腦,今日你講一句對白,人人念得出下一句。

我俗但我是人。達哥在電影裏是打不死的笑匠,在真實人生數度絕處逢生。今天也有人提醒我們,他廈門出生,五歲移居香港,無綫藝員訓練班出身。他來自一個簡單得多的混沌江湖,而他絕對有份締造香港故事。

2021年3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