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舞在K Town。徐詠璇,信報


看《狂舞派3》,一定要去吉席街,電車路旁邊的新戲院高先。街角對面是韓國人的小吃館子。

堅尼地城文青feel。很鮮,拾級上小戲院很有Soho味。戲好,舞叫人想起動。中間瞌了一會,尾段眼濕濕,淚濕口罩。完場時導演黃修平現身,小影院變親切小論壇,可愛。

Facebook卻有人罵:「實在對唔住我哋班粉絲,入去梗係想睇靚女顏卓靈,點知大部分戲畀咗條核突rapper,網上話好睇一定係做媒!」

電影以論述香港hip hop文化為主調,無論是「人民文化」抑或「人文」,黃修平明言要將美國七十年代紐約South Bronx「許多冇希望的年輕人藉着自己力量,最土炮,最DIY手法創造文化——我希望這精神會鼓勵香港人。」哈哈,講多就厭,如果稱為「勵志片」,它立即會死。

Rap,神髓在反叛、貼地、背道、離經、粗口、性(性,在《狂舞派3》又非常健康乖)。戲中Heyo的rap我OK喎(一月十一日我曾寫〈歡迎嚟到呢座城市〉,讚過)。雖然他早期也有MK大波rap。

「為咗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曾經金句,不過金句易老,第一集二○一三年上映,由不被看好而至爆紅,為新生代出了口氣,揚眉!二○一八年夏,《狂舞派3》有招募演員,「基層老媽,視覺年齡五十至五十五歲,風霜,有生活壓力但接受現實」——早知我也去投考!

戲裏有「追夢者」、「捍衞文化者」。「兼顧生活與夢想者」的BabyJohn,徘徊於做生意的俗膠與青葱的non-conform之間,曖昧得很真實。但編導演畢竟入世未深,反地產霸權只屬隔靴搔癢,徒具形式口號,看不到入肉的痛和哀。但舞得精采奔放,完全解釋了hip hop「屬於小孩」,純潔,爆炸力,pure!

2021年2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