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琉璃火∙專欄

曾經想過自殺…… 徐詠璇,信報

202009211.jfif_meitu_1

那晚我站在窗邊,曾經想過,十八樓就這樣跳下去算了。才十二歲。

淚流滿面,受不了那恥辱,那壓力,父母的期許和失望,親友嘲弄竊笑歧視眼光……懊悔、羞愧、絕望……幾十年後的今天還歷歷在目。

日前妹子翻查舊文件時找到一張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通告,呵呵大笑:「你肥佬!」對,那年,考六級,我才九十二分,不及格。

我說:對呀,還幾乎跳樓自殺。她嚇了一跳:「噢,拿得太多第一,沖淡下,戰敗紀念品!OK,我沒記得你失敗過,ever。」她竟然不知!

自殺,便是這麼一瞬間的決定──天大的壓力打垮了你,別人卻未必覺察。

今天重提,因為許多人會笑破肚皮。

滿街都是十二歲便拿了鋼琴八級,怎麼會肥佬?肥佬還要想自殺,怎不荒謬可笑?

失戀想自殺,可不可笑?學業遇挫,可不可笑?我也有一兩次幾乎走上這步。傾情付出太多,命運播弄,痛不欲生。忍受不了煎熬,了斷會是解脫,不要告訴我將來,因為我已無力前行。

不過,也知道自殺不是答案,只會為別人留下更多難題──惟有硬着頭皮再頂着。

大抵,少年時脆弱。失敗挫折如山崩地裂,再無立足之地。當然,我曾遇到的所謂困難,在今日社會沉重糾結的包袱下,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說出來會是「何不食肉糜」。自殺可以不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而是埋下生根,不容旁人置喙。改變結局的,可能靠一抹夕陽,或者爆谷味道,或者一聲慰問,借一個肩膀依偎一下。

很可怕。

2020年9月21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