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琉璃火∙專欄

不易居。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9-09-17 at 11.27.41 PM

也分不清是不是追月了,這裏那裏殺氣騰騰的,也有刀光:

有人倒在地上,被立即圍毆,穿白衣的,或者黑衣的、灰衣的、綠衣的;網上,有無數留言叫好,說痛快,說治癒……被打的,據說是黃絲,或者藍絲。召警,警察來了,更亂。

一對朋友夫婦,大半生為香港努力貢獻,現在在家貽養天年,與世無爭。上星期他們在電視看到,家附近的港鐵站暴力衝突,嚇得血壓上升,徹夜難眠,跟着幾天都不敢離家,就算不看電視也心悸激動。

醫生惟有叫他們暫時離開香港,避一避,他們哽咽着打電話告訴我,約好的聚會要取消了,他們要匆匆離港:「希望只是短暫的,盡快回來,帶的衣物不多。」

我覺得有點難過,有點歉意。香港,不易居了。

誰都抱怨沒自由,大壓力,透不過氣,要控制自己不再追新聞。但又關切每天的死局,經歷過日軍時代的老太太說,喔,快淪陷了。

三個月前,仍說是香港人9.2%有情緒問題。經歷十多個周末的折騰,兩邊都開始鐵起心腸,仇火紅了眼,死結纏得更緊,每到星期五便心慌,星期六、日心煩氣躁。

有朋友說,真想也上街扔磚扔垃圾桶,扔向哪一方,沒關係,只想大叫!另一個朋友說,他也想衝出去,跪在警察前面。或者回轉頭,跪在示威者前面——

只要能阻止任何一方武力。

唯一令他沒有衝出去的理由,是他知道除了可以上新聞做一分鐘英雄之外,根本起不了作用。

徒然「阻碇」。

2019年9月1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