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琉璃火∙專欄

如何鬥長命。徐詠璇,信報

傳媒威力無窮,無綫電視製作了《長命百二歲》特輯之後,這個「一百二十歲」的概念立即不脛而走。

香港,出了名壓力爆煲,出了名空氣不最好,雖然有海有山。最近有高層人士私下慨嘆,政治社會令人窒息,寧願告老歸田,退休去外國。

「一國兩制」是哲學矛盾,是史無前例的創新,考人也磨人。中英談判以來三十多年,每隔一陣便驚心動魄,到現在大家更慣了,不爭朝夕,也爭朝夕。「香港已死」、「香港最黑暗的一天」亦聽了過百遍——香港人是嚇大的,我們愛香港。

所以我的分析也許偏心,但極有道理。先聽這個小故事——

我們有一個老朋友,早已過八十歲了。近年他每隔幾天便來個電話,跟我們查詢、爭辯。有些同事也變得緊張。

有一天,他太太對我們笑說:他就是這樣,每天早上要找人來抬抬槓,爭辯一番——他說要鍛煉腦筋。如果能找到你的錯處,他更樂了!覺得自己仍然很「醒目」!我們豁然開朗。

聽說,老了,最怕是寂寞。香港吵吵鬧鬧,就不愁寂寞!人也多,人氣最盛(當然,喧鬧之後也可以更孤單,人比煙花寂寞,這是另話)。

我在想,是香港的壓力活力,逼人前進,催促着……使你我不能怠惰。這是辛苦的,但也讓時光飛逝,眨眼的你我便九十了!香港,不讓你停步,天天生氣勃勃。

要做的是,怎樣令大家都過得快樂。老,以及照顧老者,都依舊是福。

2019年5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