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師傅黃乾亨。徐詠璇,信報


「凡事盡力而為,無愧於心。不計較成果,也不鑽營,也不巴結。」黃乾亨博士離世一周年後,在懷念他的追思會上,英豪讀出了父親的筆記。英琦和英傑伴着母親,在旁打點。

在港大陸佑堂,在先生讀書、畢業戴四方帽,以至近三十年回來數百次參加或主持典禮或慶祝或聚會──今天,他的好朋友都來了。他的八個內外孫兒在台上合奏,更以最純潔的阿卡貝拉天使歌聲,和大眾分享這寧靜的祝福。沒有悲傷,只是感恩。

Celebration。Legacy。曲終人不散。

黃博士素來含蓄、沉靜、低調,從不輕率。話不多,但一句話千斤重。王于漸教授憶述,在成立港大教研發展基金時他曾給我們提示:曇花一現的籌款活動,城中太多,捐贈者未必感興趣,他們喜歡的是「長遠的投資」──這也成就了大學籌款目標和風格。

熒幕上的舊時照片,見他和夫人年輕時參加派對,悠閒地坐在地上。港大人一眼便認出這是barn dance,老一輩還知道這是May Hall。

濃濃的港大情,綿綿的香港歷史,在百年古蹟的禮堂流淌着。大學八十周年、九十,以至一百周年,他都一直默默支持,在旁點頭讚賞,偶爾低聲提點我們做得不足的地方,他的溫柔敦厚,溫潤如玉,提醒大家大學之道。「對人要特別和氣,做事要盡力負責。」第一句,我們要努力學習。

徐立之教授這樣總結:「他是愛國愛港、愛家愛港大的大好人。」大家暗暗點頭。

「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揚;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不覺在耳邊迴響。

2021年6月2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