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後.鄭凱甄怪眼螢。徐詠璇,信報

20190225_meitu_2

去年昨日,阿甄獲命名螢火蟲。「鄭凱甄怪眼螢」,Oculogryphus Chenghoiyanae。

香港,有許多壞習慣改不了,我們是國際金融中心,事事以財富為最高標準,GDP、經濟、財技……不自覺地就貶低了其他一切,彷彿個人收入便是指標,決定了這個人的本事、地位、人格,以至品德。

每次,記者讚賞說「某某拋下投行高薪厚職去做社會工作」,我便要嘆一口氣!怎麼這高低之分這麼明顯?慣做投行便高人一等嗎?為什麼要強化「紆尊降貴」的形象呢?不以賺大錢為人生目標是好,但只有賺過大錢的人掉過頭來服務社群才值得褒揚嗎?打從開頭便一直在辛苦耕耘默默工作不離不棄的呢?

阿甄,普通文員,兩年前,無私捐出活肝,予急性肝衰竭的病人鄧桂思。跟鄧桂思也不認識。毅然捐肝,哪怕自己母親也有肝病。幾個月後鄧桂思因併發症離世,但阿甄毫不後悔。仗義每多屠狗輩。

就是無數像阿甄的淳樸善良小市民,撐起了一個亮麗閃耀的香港。

潤物細無聲,建立了香港價值。在成王敗寇金錢掛帥權貴階級以外,建構了高尚的精神力量。

大家不會忘記。一年後,一個素未謀面的生物專家,就以在東涌發現的全港首種活體怪眼螢火蟲,為鄭凱甄命名,這平民紀念又比什麼官式勳章大小紫荊更發自內心,更寶貴。

「螢火蟲生命雖短,也盡力發光發亮。」阿甄說。她想不到手術後一年仍有人記得她。阿甄淡泊,一直低調。今天,在七百萬浮浮沉沉的人海中——也不知要多少個阿甄,才照亮了東方之珠。

2019年2月2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