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奐仁的七成半。徐詠璇,信報

20190326_meitu_1

這是一個很窩心、很溫馨的聚會。

陳奐仁,招牌哈哈笑容,醒目紅色上衣牛仔褲,溫柔地說:「我一直很希望在這個漂亮的音樂廳演出。我今天因為是殘障人士才有機會在這裏唱哪,多謝你們!」

全場熱情鼓掌歡呼!這句話,看似輕鬆,卻是千斤重。陳奐仁,七年前已在紅磡體育館舉行個人演唱,是無人不識的唱作歌手明星,今天,在尖沙咀文化中心音樂廳,四面觀眾環繞下,他輕描淡寫的,談自己十二歲時開始左耳聽力只剩下七成半,右耳更只剩下五成,「我家裏沒錢,也沒有特別做些什麼,失聰就失聰了。」他仍是甜甜的、快樂的,開玩笑。

他是特別為這晚的觀眾特別的唱。《無限亮》,藝術共融系列,今晚的《小小仁小小BING》音樂會,台下便有各種特殊需要、不同年齡的觀眾,所以當有人因為有些朋友因興奮而忽然在座位叫,或者有一個小孩興奮地從這邊跑到那邊,陳奐仁只是溫馨地說,「好,我再唱,你們喜歡便乖乖的聽啊。」

我其實沒資格看這場演出——我不懂奐仁的音樂。但我請來了二十歲的專家朋友——他念音樂,寫樂評,玩各種笛子,十二歲便考了鋼琴八級,聽力只有三成。他提醒我:「奐仁唱的是TVB《怒火街頭》主題曲《沒時間後悔》!」

開場是清脆的手鈴。台上也有聾人福利促進會和其他義工,一片和諧。陳奐仁的歌,配以何秉舜的鋼琴,偶爾流瀉着舒曼的《童年即景》,回到那單純、夢幻。台的另一邊一直有手語傳譯——啊呀,有一位(聽說叫Karen)簡直將手語化為音符舞蹈,美不勝收,如果奐仁再大膽一點在她身邊唱,這又會是另一層創意了!

2019年3月25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