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的早逝。徐詠璇,信報

20200706_meitu_1

那麼多的年輕人,稚氣的青澀穿上黑西裝結領帶,帥。本來靈敏的身影帶點拘謹,第一次的哀傷難免有點不知所措。

靈堂裏,罕有地大部分還不到二十歲。

因為離去的他才十八出頭,太年輕了。一個雷電交加的晚上,白天他猝然離去。爸爸說,早一點下雨,兒子便不會去打波,也不會出事了。

中學同窗,大學同學,都泣不成聲。少年不知愁滋味,永別,對他們來說實在殘忍。

對仍然未白頭的爸媽,更殘酷。

哥哥一下子成熟了,照顧爸媽,打點一切,穿梭於一堆堆的年輕人之間,告訴他們該坐在哪,跟着,要做些什麼,怎樣扶靈。

「我認識你!」爸爸、媽媽、哥哥,跟一堆堆的同學打招呼。陣陣暖意。

不羈是青春的特權,不過今天他們知道要認真了:「我們在中學曾是『四大爛仔』……你留下的足跡,是我倆的承諾,你罰球射得差,游水卻讓我半個池,籃球隊我們是Dream Team……」

「我將來會告訴我的老婆仔女,我有一個中學同學,十八歲……你曾經以『前度』來揶揄我。將來,你會存在我的婚禮。你匆匆走過,我們來世再見。」

「你很寸。我恨你這麼出眾。你真,率直,會講講自己的煩惱,上莊的傳單印好了。你很自律,有毅力,要把價值觀帶給新同學。你有天份,揀了好科,會搞笑,玩Lacrosse,可惜將來不能一起到社會做新鮮人……」泣不成聲。

哥哥憶述跟弟弟打英雄聯盟,DSE放榜時弟弟的星星比他還多。做無聊事也開心,「攬住家人感覺體溫,好掛住你呀!」斷腸的呼喊。

哥哥,好好照顧爸媽!加倍珍惜每一刻。擔子,由你扛了。

2020年7月6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