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B。徐詠璇,信報

英文片名The Father,中文譯名《爸爸可否不要老》,應是有心人的筆觸。

獨居父親患上認知障礙症,最後要被安排住進護老院,這絕對不是一個令你想飛快去戲院看的開心題材,而電影、電視劇,以至新聞特輯和社福短片都已太多,無論是悲情抑或同情濫情,總之不再新鮮。二○一五年奧斯卡獎便有Still Alice。

懸疑、偵探、趣味,最後詩篇終結,果然是難得的耀目明珠。

安東尼鶴健士八十三高齡再度榮膺影帝,他的傳奇令故事更添光環。Casting絕妙,不作他想,編劇導演Florian Zeller也特意把主角名字由Andre改為Anthony──安東尼是我們的親人,從電影中不知不覺親近了幾十年。

他以李爾王的歷練,灌注進一個閒常老人境況。盡是人味,情深杳杳。

安東尼以一生精湛演技,爐火純青地融入這角色,Silence of the Lambs裏面的攻心計,極邪惡卻又可以心軟的食人醫生,這個連環殺手專家的manipulative,可恨的播弄人整人手段大家領教過都不寒而慄──眼角一挑可以殺人,面容不變可以令你心怯。

常聽聞Irish ring和Welsh,是英國特別詩歌樣的音調和節奏,這次見識了。安東尼台詞不多,但句句鏗鏘,重複時更見意象深刻濃濃詩意。I am not leaving my flat!那份固執堅持令人想起「家是我的國度我的王座」,這一家之主的執固。Paris! They don’t even speak English there。不肯變,一生傲慢。既可笑荒謬,也可憐可悲。女兒Olivia Colman就演活了一個普通女人的惆悵無奈。

安東尼瞪着門,打開窗,就賦予了門和窗戲劇生命。「我是誰?我要媽咪!帶我回家!」令人心碎的呼喊,卻又以無比尊嚴告訴大家他朝君體也相同。落葉有情,化作春泥更護花。

謝謝你為全世界鑄下這偉大詩篇!

2021年5月3日

https://www.thehindu.com/entertainment/reviews/the-father-movie-review-anthony-hopkins-oscar-winning-act-leaves-you-with-a-heavy-heart/article34447474.ece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