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III:扮什麼?演什麼?。徐詠璇,信報


Source: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22/07/28/theater/richard-iii-casting-debates.amp.html)

莎士比亞的《李察三世》,劈頭一句:Cheated of feature by dissembling nature. Deformed, unfinished, sent before my time Into this breathing world, scarce half made up。邪惡、毒也奸。道德淪喪,見於主角的傷殘猥瑣。十六、十七世紀伊利沙伯時代,肢體傷殘被視為前世邪惡或今世作孽。今天也應該改了吧。不過,怎麼改?

論者研究了幾百年,有說主角的症狀是「脊柱側彎」,但也有以戲劇化來分析,他的心理畸形比肉體畸形更甚,是身體缺陷令他心理不平衡——不過這種論調,在二十一世紀平等平權的年代,描繪傷殘人士為怪物,不正常,不是自卑感作祟就是自大狂以彌補心靈缺失——這種明顯的偏見、歧視與敵視的標籤化,萬萬不可再延續下去。

世界三大劇團現正分別以南轅北轍的手法選角,正好反映西方不同派別的思潮衝擊。英國的皇家莎劇團,選了Arthur Hughes。他有 radial dysplasia,右手短,還缺一根大拇指。劇團是第一次以傷殘演員演李察三世。導演解釋:「今時今日,以普通演員扮傷殘去演李察三世,很難令人接受了。」

咦,故意由傷殘人士演這角色,會不會徒然加深標籤的傷害?

香港仍未慣找弱能人士演弱能角色。《媽媽的神奇小子》,仍是由演員去扮演蘇樺偉。理由通常是「沒有演技訓練或不適合」。外國則早已不接受blackface——白人塗黑臉扮黑人,會立即被聲討,所以Othello已不由白人化妝演出。

加拿大的Stratford Festival,仍是找沒有傷殘的演員,去扮演脊柱彎曲的李察三世。紐約Public Theatre的The Shakespeare in the Park則走極端,找黑人女人做李察,絕無身體殘障。

在香港,一切爭議相較平靜,我們仍只是爭論中學男生頭髮長短……如果文化活力是思想衝擊與創新顛覆,我們是不是不夠前衞了?

2022年8月3日

Antony Sher as Richard III (1985)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