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你在錄音嗎?徐詠璇,信報


COVID的原則是,太鬆,太放任,不行;太緊,又會扼殺經濟民生,死梗——當然,教育是不同的。

香港話劇團的《原則》,是新版的校園青春劇,不過講的不再是少男少女戀愛夢,而是今日全球激烈化的自由主義抗爭。

從前,老師應該穿皮鞋,莊重,不應T恤波鞋。今天呢?穿得輕鬆不是更親近學生嗎?女學生大叫:「頂!」校長斥是粗口,副校長說只是粗鄙。

今天,除了風紀prefect之外,還有選舉,有學生會,有學生報,鼓勵獨立思考。

「可以批判,不能批鬥!」噢,怎分?

學生愛戴陳副校長,要罷課絕食去阻止校長調離他。兩邊角力扯得幾乎崩裂時,有學生因為副校長的寬鬆指示,跑山時意外受傷。學生特地在病榻錄音,表示責任在自己,絕對不怪責陳副。

跟學生也打成一片的蔡Sir加入撐陳副留任,聯同其他老師集體辭職,校園持續升溫。陳副校長私下向蔡Sir對質:「你這樣做,真的一點私心也沒有?」

編校報的梁同學與校長談話,一向嚴厲的校長忽然淡定問:「你是否在錄音?你一直在撥弄電話呢。」同學一怔,答:「不。」事實是梁同學的確是錄了音,只是他後來沒有拿出來,因為他知道較激的學生會會長會抽其中一句來打擊校長。

師生對談時暗下錄音,也成了平常?誠信呢?互信呢?

劇中反覆討論了Michael Sandel Justice:四個美軍要殲滅恐怖分子,行動要絕密,途中遇上三個牧羊人,究竟應否殺這三個無辜的人?其實半個世紀前,布萊希特的Yes Sayer, No Sayer,早已提醒大家,對錯隨時是兩極,二分的。他的另一個著名劇本叫——《手段》。(下)

2020年10月13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