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消防員最好。徐詠璇,信報

20190710_meitu_1

年輕朋友T說:「已吩咐媽媽不要一天到晚追看臉書,會很難受的。」另一個年輕朋友L:「我要detox幾天,不再看手機了!」

全城氣壓低迷,就算是不多言的,一家人晚飯閒聊,一談到訊息的真偽,牽涉到哪一方的對錯,便會爆炸。最長輩的會喝止:「唔好講呢啲得唔得?講下煮餸好唔好?」

同枱吃飯,不應有恨。

全城社工擔心:孩子們很怕,手震、失眠。衝了之後,怕大搜捕,怕警察拍門怕電話響,怕同伴被拘捕。有些抑鬱害怕,有些卻更決定拚死算了。

警察與消防員,同是紀律部隊,但當下的處境,天壤之別。

消防員,負責救火。消防員,也入火場救人。

全城熱火中,處處火頭!救不了全部,只望有理性、不能焦土!

「叫佢哋唔好睇唔開,我哋一定會攬實佢、扶助佢,唔會畀佢哋單獨一個面對。」

消防員哥哥畫了兩張圖,透過Instagram聯絡政治漫畫家Cuson Lo,請他代畫一幅畫,為年輕人打氣,消防員哥哥自己交出兩張畫了。

一張是消防員張開雙臂阻止小小示威者輕生。

一張是抱緊年少的示威者,似是安撫他。

兩張都給放在Cuson的「怪叔叔の散步道」Facebook:「叫佢哋唔好睇唔開,我哋一定會捉實佢、扶助佢,唔會畀佢哋單獨面對。」

我們誰不想做消防員?

誰不想摟着年輕人,朝着陽光昂首闊步前行?

2019年7月9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