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也不快樂?徐詠璇,信報

20190613_meitu_1

他創作的咧嘴大笑太陽花,曾與LV Crossover,皮包系列一出場便搶購一空。

但原來大量快樂圖案堆疊、色彩斑斕耀目得令人雀躍奮起──也可以是充滿壓迫的恐怖感?

村上隆對記者說:「我並不快樂」。

招牌大笑,他的驚奇哇哇大動作,是假的?掩飾?

如果他這句話不是用來搶標題(當然又真正有效),那村上隆的快樂又怎定義?名成利就,在國際藝術展大賣,今天在香港大館展出紅爆,許多藝術家如梵高生前還是潦倒懷才不遇,他還有什麼抱怨抱憾?

美國名牌大學近年也開設了不少學科及研究院,探尋快樂之源。快樂、幸福,竟然十分神秘。

波波天后草間彌生,帶給人間多少歡樂──她有精神分裂症。她痛苦嗎?她快樂嗎?

寫作的都知道,痛苦能激發誘爆驚世作品,不必數司馬遷與俄國巨著,總之太快樂優游反而平凡平淡。

村上隆這樣分析他的壓力:營運的經濟壓力大,工作室二十四小時運作,每天早上醒來,看電郵、上社交網站,與員工開會,然後才創作,下午通常有人參觀,他都親自招呼,小睡一會再吃完晚飯,日間的員工下班、夜更的員工上班,會議、工作、再工作。晚上一兩點才睡,睡前看最蠢的動畫。他經常失眠,擔心隨時破產(他可知Jamie Oliver一整系列餐廳也倒閉了?)。

在街上,你碰見一個長髮、 滿臉鬍子、披披搭搭、顏色鮮艷的阿伯,他可能是瘋子,也可能是瘋狂的藝術家。村上隆說不怕死,只怕漫長折磨,腦退化也不妨礙創作,就只望睡夢中死去──平安也快樂也。

2019年6月12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