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的民族性和愛情觀。徐詠璇,信報

20190417_meitu_1

996,朝九晚九一周六天,說的不是藍領基層體力勞動,而是腦筋勁轉,全情投入,熱誠生活。

華人,傳統辛勤克儉。華僑尤其刻苦創業。中華文化,視目標為動力,拚命以勤懇努力去解決問題。

讀俄國文學,契訶夫也是這樣說: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便埋首工作,總有一天解決。

在這個科網催趕得大眾跌跌撞撞的今天,AI聲聲說要取代人類工作品種。人工智能索性取代人類智慧,抑或只是令我們生活更優越更似富二代富三代?如果工作不必為餬口,那還要工作嗎?天天曬太陽不好嗎?

芬蘭推出UBI,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實驗,二十五至五十八歲失業者隨機抽樣二千人,每月派錢五百六十歐羅,看看沙盤推演會怎樣。這可能是比馬克思共產更共產,但人們會喜歡嗎?可能嗎?

「年輕人要明白,幸福是奮鬥出來的,不為996辯護,但向奮鬥者致敬。」馬雲說。

網上仍然罵得兇,於是馬雲三度為996辯護。這不是剝削,也不要強制:「打工也要有尊嚴,為自己熱愛的工作和事業而打工的人是有尊嚴的。」上班好比談戀愛,「真正的愛情你不會覺得時間長,但不合適的婚姻是度日如年。」藝術家、運動家以至政治家都如此。馬雲更扯上中國「兩彈一星」,就因為有這樣一群人996、997,才讓國家短短四十年得到舉世矚目的成就。但網民就狠批他偷換概念……

馬雲善辯,他只會愈戰愈勇,不必替他擔心。這種996衝勁,是典型的開山劈石領袖,但一般不受感召的員工難免會覺得企業僱主只是slave-driver了。 (下)

2019年4月17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