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有沒有熊貓權?徐詠璇,信報

WhatsApp Image 2019-04-09 at 6.55.38 PM

「海洋公園指大熊貓盈盈和樂樂出現發情行為,為迎接一年一度的繁殖季節,『大熊貓之旅』展館今日起暫停開放,讓兩隻熊貓在合適環境下準備交配。」

這大概是最不人道的行為。最不道德。

「海洋公園指,雌性的盈盈自上月下旬起,花更多時間嬉水,雄性的樂樂則在棲息地留下氣味標記,及嗅探盈盈的氣味。海洋公園認為,這些行為與大熊貓每年三至五月的發情期吻合,加上盈盈荷爾蒙水平有變,獸醫團隊因而確認牠們已進入繁殖期。」

盈盈樂樂生於四川,但長於香港。現年十三歲的牠們,十二年來一直在遊客目光下生活。

牠們可是盲婚啞嫁,奉政府人員之命被安排生活在一起。日前電視台訪問四川熊貓專家,說起野外的熊貓,雌性和雄性可以有許多選擇,不同配對。有競爭,有尋覓。

我不是激烈分子,也不懂動物權益,但也不禁問:盈盈樂樂每天被審視、一直被限制,會舒暢嗎?

牠們不願交配,拒絕生育,出奇嗎?

現在閉館,讓兩隻熊貓能在合適環境下,順利交配。這是給牠們一些私隱,少許安靜。但只為「交配」,又真的是定義為非常基本的動物行為。

有點殘忍吧。還是我們的熊貓館比較機械化,以為這便是科學式?

外國動物紀錄片,都帶出尊重大自然,歌頌宇宙的訊息。這次是因為熊貓,是我們飼養的動物,所以不必感情,不必尊重,只有「繁殖」這任務?

還是再多的人文藝文,也只是矯情幻想,只是美化浪漫化一切,所以何必苛求?

2019年4月8日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